生杀予夺

좋은 아침是多么美好的每一天。偏偏这世上总是存在人渣要压棹你的幸福。

我没有看过这本书,但我看过《白夜行》《信》《单恋》,按照以往的做法,作者通常设计一个案件,里面包含了所有被镜头带过的东西,都会撮合而成事件的关键。我尝试带入角色,明显我没有那个智商,我身边的伴侣都感叹:“我没想到他竟然为保护她们而杀了一个无辜的人。”残暴又感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杀了人,一个女人。”我对前来啄食的秃鹫说。嘎嘎嘎,它扑打着离开了。

男主穿戴整齐去打姓南的时候就开始飙泪。原来你一直在等那个可以让女主幸福的男人出现。这样你就可以完整得离开这个世界。

直到石老师入狱了,我都猜不透结局,为什么她们杀了人,却还有时间去看电影、逛街?在电影准备切屏时,我以为结束了,就这么简单吗?啊?瞬间满脑子冒出的都是一句话:“不好看,不够精彩。”可是,我下判断太早了,唐教授帮我解答了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佩服作者总体构思的能力。

图片 1

“我不想杀她的,但我控制不住。”啊啊啊啊啊啊。我叫到。

1.警察去问那个姓南的,问是不是他为了女主杀了人。
那个人回答,我又不是傻瓜,就算很喜欢她,我也不可能为了他去杀人啊。
(讽刺吧,男主就是这么个傻瓜,为了爱杀了人。)

改天把其他国家拍摄的也看了,感受不同之处,哈哈。

在里面有姓赵的人,在鲁智深三拳打死了镇关西郑屠夫,救了一个被生活所迫到酒楼卖唱的姑娘金翠莲。金翠莲被救后,嫁给了一个姓赵的富户。青面兽杨志在街头卖祖传宝刀的时候,杀了人,而押解他的两个公差里,其中一个叫赵虎。宋江杀了阎婆惜的时候,要来拿他的两位都头叫赵能和赵得。

……

3.男主对警察说,就算你解开了这道题又怎么样,没有人会因此而获得幸福。笑(但是世间的法还是摆在那,虽然死的人固然该死。有时候这个世界真得很讽刺。)

这部电影拍的很直白,从一开始的人物出场就被直接贴上标签“嫌疑人”,当那个受害者出现,想当然的认为,是她,可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在家杀害了,还移送到河边?是他,可他又什么理由?每个人都有作案动机。当在中间更直白的告诉观众杀人凶手时,我在想,怎么能这样,不给人思考的机会。

有这么多姓赵的人,却没有一个姓赵的梁山好汉,这肯定施耐庵故意安排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了,一种说法,施耐庵那个时代,正是君权逐渐走上最巅峰以及程朱理学盛行的时期,忠于皇帝是必须做的,看看最后宋江最后诏安,因为这样的思想,梁山好汉肯定不能有姓赵的。

我被脱光后,五花大绑。一个个拳头砸在我身上,不少小孩子围着我吐着口水。妖娆妩媚的骚妇挑逗着我下体。接着几个鸡蛋飞过来。接着几个水果飞过来。接着几个蔬菜飞过来。接着接着……

PS:女主是49天里的那个大姐啊。

唐教授的形象刚正不阿,笔直挺拔的身躯,干练的发型与石老师不成正比。一个对数学着了迷的“科学家”,行动上的颤颤巍巍,时而神经质的严肃,无不体现了这个人的落魄,我可以这样形容他吗?身上的墨绿衣裳,街道的暗色,晚间的橙灯,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黑板,书桌上还隐约透出的光,仿佛他就是为了数学而生的。在某天,想要了断自己的他,“滋滋滋~。”门外,是多么艳丽又美好的色彩呀,自此,他的世界不再是灰色。真的只是为了报恩吗?没有一点感情吗?最坏的是作者连最后的“胜利”都不给他,这是我最感动的地方。

在水浒传里面,有108位好汉,要问谁是里面最多的,那肯定是李姓了。梁山108位好汉,各有各的特色,在读水浒传的时候,既然有一个姓,他是百家姓排名第一的大姓,既然没有他的名字,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你杀人了吗?”远方有个彪悍的男人吼道。

2.设计一道难题和解题到底哪个比较难。身为数学天才的男主设计了一道世人都难看透的题(虽然还是被自己同学看透),走路的时候男主笑了。人生应该无遗憾了吧。

(我这人有个很严重的缺点,就是记不住人名,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在书本遨游,除非刻意。也不愿问度娘,就按照最初的想法写出我此时此刻的感受吧。)

图片 2

“诸君,升火的时间到了。”女子看着你,风情万种的浪叫到。

电影有三处台词

有些影剧或书要细看,反复看,才懂其中的奥妙。

还有就是赵姓是国姓,如果加进去,不就是对皇家的不敬吗。还有就是对北宋皇帝的讽刺,对北宋黄的不作为,乱用奸臣,弄得国家民不聊生,大大的讽刺。

“不过,你恐怕是真的杀了人,看你那手那衣服,和你那充满血丝的眼睛,你一定是抽了大麻才杀了人吧?多么无助的眼神啊。多么可怜的孩子啊,看来我应该帮帮你啊,帮你解脱,可是你又没有钱。谁有钱雇我杀了他啊!”

直到结束,我才明白,凶手不是侧重点,因为她除了误杀,剩下的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石老师的大费周章,这是他和唐教授的巅峰对决,按照过去的规则,每个人出一道题让对方解,分胜负。可惜了一个天才没用在作用上。

“是想和我抢生意吗?这可不行。这生意很赚钱的。我可不能轻易让给你。”男人不慌不忙地接着说。“小伙子,很不好意思呢。看来我得解决掉你呢?不过我杀人可是很贵的呢。你有没有钱让我杀了你。”男子依然憨笑着,不慌不忙地说。

有几个不合理的点:他们彼此说着文艺的话,但谁能经过了十几年,性格各方面还不会有所变化呢?为十么石老师在课堂上的一句话能恰逢警察的来访?那个警察的聪明,却总是跟两个天才差一步。

“我有钱,不过不是让你杀了他,把他全脱了,五花大绑,让大伙瞧瞧吧,开开心,打他也好,骂他也罢,出出气。”穿着名牌服饰的男子轻蔑的说。

“我杀了人,一个女人。”

“Yes, your highness。”

我慌忙地爬了过去,瞪大眼睛。眼珠呼之欲出。“我杀了人,一个女人。”我撕裂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杀了人,一个女人。”我对搂着美丽姑娘穿着名牌服饰的男子说。他一脚把我踢开。对我大吼道:“滚开,离我远一点,别弄脏了我衣服。”然后撕下生气的面具温柔地对身旁的女子说:“宝贝没吓到你吧。”“没,快让那可怜的傻子滚吧。挡了我的道路。”男子瞬间撕下新的面具,傲慢地说“你说这种疯子留在世间有什么用吗?给他人取笑吗?那还这里是个不错的价值。”阵阵笑声中他们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接着她把自己绑了起来,她要你鞭打她,蹂躏她,撕碎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