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游戏3:吐槽鸟(下)》:游戏·大战·权力的三级跳

《饥饿游戏:嘲讽鸟(下)》在豆瓣上的评分并不高,大家看完以后总觉得影片没有高潮,动作戏不足,大场面不够。可是对于这样一部电影,为什么要去追求大场面?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饥饿游戏》系列能够在内地上映本身就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了,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在对着整治破口大骂,而这一题材却又正是内地电影的禁区。系列第一部还算一部只包裹了科幻外衣加上对独裁的简单嘲讽的爆米花大电影,第二部才是其内核表现的真正开端,到了第三部剧情已经完全被革命、抗争、自由所填充。自由永远是全人类所追求的目标,而所谓反抗军的领袖不过是政治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曾经有一个记者深入一个适逢内战中的国家,在反对派占领区深入采访数月之后他返回到首都,得幸与这个国家的第一夫人展开了一次对话。记者问道:我在占领区看到其当局施行民主政策,进行土地改革,深得人心,似乎与贵国政府官方口径中所宣传的反对派形象并不相符。第一夫人回答:他们只是还没有尝过权利的滋味。简简单单一句话,阐明了政治的本质,其实所有所谓民主或者不民主的制度,只不过是政客们在玩儿的一个游戏罢了。
而“饥饿游戏”也不过就是整个庞大整治游戏中的一个环节,民众往往都是不愿意去思考的,他们只想看到结果,因此反抗军才能轻松地用自己改装的国会区的飞机炸死了等待避难的儿童还有医疗队,并让人们相信这一切都是总统斯诺的罪行。独裁政府固然可怕,号称民主的独裁才更让人胆寒。而总统科因其实在电影第三部中就已经暴露了其本质:她不过是另一个斯诺罢了。而她的狼子野心在施惠国首都被攻破之后昭然若揭:无限期就任临时总统并重新组织“饥饿游戏”。这正如同每一个代替旧政权的新政权一样,或许在旧时代我们要经历官员腐败、政治黑暗、独裁,我们心心念念盼来一个新政权,他们口呼自由民主,结果带来的不过是新一轮的文化清洗、颜色革命和家族式独裁。别误会,我说的是朝鲜。
所以,我并不认为《饥饿游戏:嘲讽鸟(下)》是一部的糟糕的电影,尽管其节奏稍显拖沓,但这不能组织它成为整个系列中最好的一部。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一部爆米花科幻动作片,而是一部披着动作片外套的政治宣传片。影片在结尾给了观众一个看似光明的结局,一个自由民主的新政权被重新组织起来,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光明的方向发展,然而我们看看周围,只能对这样的政治谎言微微一笑:毕竟政治这个东西只要存在,它就不会是充满善意的。

近日,狮门影业为我们放出了电影《饥饿游戏3:嘲笑鸟》横版的宣传照,好了,下面一起来看看吧美高梅网站是多少,!

美高梅网站登录,《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已经可以定义为是标准的好莱坞大片了,随着每一部的大卖特卖,影片的投资也是水涨船高,到了这最后一部,不仅场面更大、更惊险,演员阵容上已经汇集了朱丽安•摩尔、菲利普•塞默•霍夫曼这样的奥斯卡影后、影帝,还有伊丽莎白•班克斯、唐纳德•萨瑟兰、伍迪•哈里森、这样的实力演技派。当然不能忽略了利亚姆•海姆斯沃斯、乔什•哈切森等青年明星。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全明星阵容的演出,也不难想象为何影片能在北美掀起这样大的观影热潮。

                                                 文:OneMyRoad
      2012年开始,一部反乌托邦的女性英雄形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延续三年的时间,作为好莱坞青春电影的一个另类的个体,《饥饿游戏》系列电影以其独特的主人公形象,冒险故事情节结合政治讽喻的深刻思想内涵,使其远远超越了一般青少年电影的价值。
      该影片具有两面性,巧妙地融合了反乌托邦和乌托邦女权主义两种重要思想:既具有典型的反乌托邦情节设置,又有女权主义的理想表达。陪伴三年,这次真的要和凯特尼斯告别了,作为粉丝之一,无论如何还是要坚守到最后一刻。最后一集中,不再是单纯的反抗游戏,从被操控的傀儡开始,凯特尼斯这只嘲笑鸟肩负着生存下去的希望,从12区的人群中,刚开始仅仅是为了保护妹妹的她,完成了一次从被操纵者到自我主宰的“传奇”。正如反抗者朱丽安·摩尔所饰演的女领导说的:只有凯特尼斯在,反抗者情绪才会高涨。从第一集开始,饥饿游戏的参与者仍然摆脱不了被操控的命运,总统与游戏设计师可以随时对电视屏幕上游戏的进展情况作出调整和设计。这一认同与接受独裁思想的游戏正是有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物发生了历史性的颠覆。其实在好莱坞电影中,有不少这类青少年题材的反乌托邦电影,所有的一切都是统治者希望全体国民都能沉迷于某种类似于游戏的困境之中,诸如“迷宫逃生”、“饥饿游戏”等,《移动迷宫》就是这样。甘于被统治和被压迫的命运,因为有了一个异于常人的人物出现后,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不同的是,大部分影片中英雄式的人物形象为男性,《饥饿游戏》系列电影则以女性视角出发。
      随着第一集的开始,《饥饿游戏》系列电影可谓层层深入,以“适者生存”的自然进化的逻辑来看比较有合理性。这种游戏兼顾牺牲与存活,最后的勇者可以享受荣华富贵,过上安逸的生活,却成为政治宣传的代言人。在最终季中,一直在强调着“宣传”,原本以为投靠对反抗军一方的凯特尼斯竟发现自己慢慢成为反抗军方面的“宣传”人物。虽然自由并受到保护,但是仍然处于一种被控制的状态,这一种控制是潜移默化的,她不得不为了保护其他人放弃自由。隐藏在“控制”与“反控制”背后的是从竞赛游戏到权力游戏的微妙转变,反抗军的头领其实与斯诺总统独裁其实并无差别,到最后甚至选取了一种类似于“饥饿游戏”处决人的方式射杀斯诺总统。
       近两个世纪以来,世界经历了两次女性主义运动高潮:第一次是发生在19
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初,以争取女性社会、政治地位的平等、自由和发展主为题。第二次是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运动的主要目标是批判性别主义、性别歧视和男性权力。与真实社会存在的两次女性运动相比,电影《饥饿游戏》中的核心人物是16岁的女孩凯特尼斯,她在最终季中成为一场政治革命风暴的发起者。从与母亲和妹妹住在12
区的平民窟(最底层)里到政治核心的中流砥柱,凯特尼斯的成功创作,也可以说是好莱坞女权运动的一次胜利。其实,在好莱坞,女性的地位仍不是绝对位置,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拿去年奥斯卡上朱丽安·摩尔在获得影后时申诉女性的酬劳没有男性拿的多,得到了台下梅丽尔斯特里普等好莱坞电影大腕的声援。凯特尼斯甚至可以看做是创作者变相地挑战现实世界中长久以来的男性霸权位置。与此同时,凯特尼斯不屈不挠的精神和智慧勇敢,以及对暴政的勇敢反抗和自我牺牲精神体现的是超越性别、种族、文化的普世价值,这也是美国英雄电影中永恒的主题。
       作为一部青春反乌托邦的创作,《饥饿游戏》的受众群大部分是青少年。从“燃烧的女孩”到“嘲笑鸟”,从顺从的人类到具有调侃意味的动物,不同的代名词成就了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也成为欧美青少年的精神生存手册,从反抗中不断超越,并且在挫折背后看到希望。
(影评原创,转载请注明,否则后果自负,联系zhanglulu2013@foxmail.com)

美高梅网站是多少 1

笔者一直觉得《饥饿游戏》中塑造的凯特尼斯“嘲笑鸟”是一个很独特的存在,她只是因为在饥饿游戏中赢得了胜利而被民众爱戴,她本人并无政治和军事资本,但是她有一颗善待民众的心,这不是片中的政治家斯诺或者科因所具备的,所以她成为政治家们的眼中钉。

《饥饿游戏》电影系列根据苏珊·柯林斯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嘲笑鸟》将开启电影系列的最终章,从此影片故事将进入真正残酷的白热化。故事不再仅仅是少男少女们大逃杀的战场,而是涉及到了战争、政权与阴谋。《饥饿游戏3:嘲笑鸟》承接上部剧情,反抗军将前往都城与斯诺总统展开最终的决战,而卷入战争漩涡的女主角凯特尼斯依然要肩负起改变帕纳姆国未来的责任,她必须抛弃恐惧与不信任,成为反抗者的“嘲笑鸟”。

最后一部的故事也是开出了大招,因为到了最后决战的时刻,同时也标志着施惠国将会迎来一个新的总统,各方的权力角逐不言而喻。同时,斯诺总统不会那么轻易地交出江山,反抗军和国会区的战斗也是走到了你死我活的境地,就是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