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自个儿内心的杜鲁门

       看似平常的生活,却原来竟是一场阴谋。影片的主人公Truman,有着和正常人一样的平凡生活,正常的出生、长大、工作、结婚。然而不同的是,他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就好像电影中的情节一样被预先设定了。Truman就在这场故事中,浑然不觉的生活了30年,直到她的出现。
    Truman开始反抗,试图逃离,从最初的尝试,到下定决心、不顾一切。暴风雨没能阻止他,对自由的渴望、对真相的探求,使他即使面对最恐惧的海洋,也依然义无反顾!!
    Truman站在巨幅的油画下,看似逼真的蓝天白云却不过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谎言罢了。那一刻Truman的痛苦与无助,让人不禁潸然泪下。沿着海天交接的尽头,我们的主人公找到了那扇代表“自由”的出口。在那扇门前,Truman与克里斯的一段对话将影片推向了高潮。“在我的世界里,你不用害怕”,通往自由世界的出口,同样也通向未知与恐惧。面对熟悉的虚假与真实的未知,Truman到底应该何去何从?他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去开启一段崭新的未来?观众在等待,人们都屏住呼吸、神情紧张的等待着他的抉择。
    最后,我们的主人公终于不负众望,勇敢的选择了反抗。那一场完美的谢幕,使一切看来都充满了讽刺。曲终人散,观众失去了他们多年的老朋友。一场唏嘘过后,不过也就是重新调台。可是Truman,他真的能逃开吗?
    外面的世界同样虚假,同样充满了谎言和欺诈。我们无不生活在一个又一个设计好的圈套中,落入陷阱却毫不自察。谁又敢说,自己是绝对自由的呢?
    

每个看完The Truman
Show的观者,应该都会将自己带入Truman这个角色,产生对于周遭环境和世界的质疑。电影里的观众,像浴缸里的大叔、餐厅里的服务员、年老的女同性恋情侣等,当他们通过屏幕观看着The
Truman
Show时,我们却也在通过屏幕在看着他们,于是我们产生质疑也许在更深奥的空间里,我们也如同他们般被窥视操控着。人类最大的恐惧皆因于未来的不确定性,渺小的人类永远无法像神一样全知全能。然而当人类或悲或喜于人间凡事,这部影片却似乎在展示所谓的巧合都是预先设定,就像那说不清道不明,先知只会缄默不语的命运。

       可惜我们都不是Truman!
        《The Truman
Show》像是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模拟器制作出来的人生,一切因果都注定,自由看似人们最为向往的东西,而我们都错了,因为我们都不是Truman。
       无论是电影的观众们,还是影片中的观众们,在他接受暴风雨的洗礼后抓住把杆时,全场观众的欢呼,和那吊住浴帘的老伯,都把自己想象成Truman。当Truman走出大门,迎接他的却不是崭新的世界,而是被相机包围的世界。看似拥有了自由,却失去了守住繁华的那份勇气!他的未来同样生活在媒体操作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同样充满着谎言,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迷失方向的我们把自己想象出来楚门,他走出门的时候,人们得到了解放,可惜生活依旧没有改变,Truman依旧活在大家的视野下,忙碌的人们依旧在忙碌,我们只会像那两名保安选择换台,继续看着别人的人生来幻想自己的生活。
       当导演从屏幕上摸着熟睡的Truman,当他低着头走出导演过他死而复生的父亲见面后的演播厅,当他含着眼泪把台风的等级调到最高,说着:“人们看着他出生。”他却没有说出后一句看着他死亡……若我再也不能见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我们都不是Truman,选择自由的代价便是高昂的惩罚
,在自由中面对本性,便在自由中丧失本性。我们不是艺术家笔下那渲染的文人墨客,自由看似华丽高贵,过度的自由便是放纵浪费。活在当下当一个傻瓜,那便是幸福的。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我们都是迷失方向的人,我们何时能找道属于自己的那道门槛?若我是Truman,我愿意活在他的世界中继续任人操纵。可惜我们都不是Truman!可惜我们都不是Truman!
        
        

       世界的尽头是一扇门。那是在楚门的世界,门内是无尽的谎言和监视,门外是暗黑一片的未知。在谎言中生活的久了,会不会连真实和虚假都分辨不清呢?
        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故事,不过寥寥数语便可带过。但也同样是这个故事,细品之下,丝丝悲哀却于冰冷阳光中渗入人心。
故事的主人公楚门,也是故事中的真人秀的主人公,从小被演艺公司抱养,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里——父母是假的、朋友是假的、爱人是假的,生活时刻被监视,人生不过是剧本安排好的一出show。
但他是真的。楚门,Truman,这个名字本身就昭示着什么,昭示着他是这虚假混沌世界中的唯一真实。然而他又是假的,他的身份他的生活他的人生他的世界全部都是导演安排的,你又怎能说他是个真实的人?
        表面上来看是再活泼不过的片子——温暖充足的阳光、安宁的小镇、精致好看的房子、精心打理过的花园、悠闲的小广场、友好善良的老熟人、安逸舒适的工作、轻快的音乐……只是,银幕下方闪着的暗红小点提示着我们楚门身处那个巨大的骗局,而偶尔出现的消失了红点的画面又令人心寒——楚门将他的生活看作真实的生活,却不知他一举一动早已被几亿人知晓。楚门与在电视机面前收看他的那些人的生活似乎并无不同,那些人工作、上学、读书、恋爱、结婚、给花园除草、收看电视节目、买杂志报刊、时不时与朋友聊天,只是他们的生活多了收看《楚门的世界》,少了舞台灯从天而降、朋友在聊天时却还在作植入广告、已死的父亲突然出现又迅速被人弄走、初恋女友莫名消失、上班路上听见广播监视自己、电梯间本该是墙壁的地方变成一个房间、结婚照上妻子叠手指以示誓言为假,直至发现自己的世界不过是个巨大的摄影棚,连太阳和月亮都是假的,连朋友和父母对自己的话语和感情都是假的。他生活中的一切,时刻有亿万观众收看。
        他的世界支离破碎,所以他选择逃离。
        狂风巨浪、电闪雷鸣,楚门意志坚定,迎来了风和日丽,但是——他触到了世界的尽头。碧海,蓝天,白云,微风,本以为从此天高任鸟飞,却从未想过只能是他的影子在阳光,不,舞台光照射下投在他以为的自由上。春光大好,却掩不住他从骨子里弥漫出来的悲哀绝望。
        他离开。按下“EXIT”,退出这出荒谬的show,踏入未知的自由。最后一刻他潇洒鞠躬,安然问好,然后干净利落地走出谎言。
真人秀的观众为他痴狂。而这部电影的观众,我,却难受。他天真的笑颜、问好,周围人因苦苦隐瞒而闹出的笑话,像足了一出喜剧,却终究悲喜难辨,因为生活本就复杂无比,悲喜夹杂其间,难以分离。他逃出了他以为的虚假的生活,踏入了他以为的真实的生活。他忽视那个导演——某种层面上他的父亲的话“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虚假,有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但在我的世界,你什么也不用怕。”
        影片的结尾留给我们一个未知。那么我们来猜测下楚门逃到真实世界后的生活:他会发现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里生活并无多大不一样,除了他时刻被监视着。当然,他可以自己选择生活了,不过他是否有这个能力尚无定论——毕竟以前的工作不过是被安排好的。也许他会被迫活跃在娱乐周刊上供人八卦,不得不选择利用以前的名气谋生。他不会与那个女孩长久,因为那个女孩也只是偶像情节而已,说到底只是个节目,你看那两个保安在结尾还不是来了一句“还有什么节目?”。最后,他还是碌碌一生,只剩曾经追寻梦想自由的回忆陪伴他的晚年。
        这么一看,他的人生似乎与没有发现自己身处谎言一样呢。而看到这里,各位有没有一种熟悉感?
        也许你已经看出来了,他的生活与我们并无二致。不不不,我不是在说我们和楚门都重复着成长中许许多多的关卡,而是,只是因为我们没有发现自己身处的世界是虚假的世界,所以我们的生活与楚门的世界里楚门的生活是一样的。有没有听说过柏拉图的洞穴神话?在那个故事里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那么有没有想过,也许在我们观看《楚门的世界》的时候,我们的生活也只不过是模拟出来的呢?
        你就是楚门。你就是true man。
真实与虚假从来就是相对而言。如果楚门从来没有发现这个骗局,那么他会与外面所有人一样度过平淡的人生。现在他发现了,毫无疑问换作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选择留下,所以他走,他拼尽全力追求梦想——到外面的世界去!到外面真实的世界去!跨过那扇门,你以为他从此自由了吗?只不过是逃离了那个反人性的牢笼而已。知道了真相固然会离开,而如果一辈子浑然不觉,其实也没有什么两样。
真正重要的不是辨别真实与虚假,而是无论在真实还是虚假中,都要保持追求梦想的心。
        基斯督,楚门的世界的创造者,他看真假看得通透,却忘却了梦想的存在。他并不可恶,他并不专权,他只是偏执,偏执地用自己的方式爱楚门。你厌恶他,以为他是个疯老头,妄想扮演造物主的角色,其实不然,他说得对,真正的束缚都来源于楚门自己,他所施加的并不是不可突破。只要楚门拥有勇气,一切都可以战胜。
有人说好的小说使读者看到自己。好的电影亦然。如果说楚门象征世上那不畏艰难追求梦想的小众,那么坐在电视机前为他痴狂的观众则是在岁月流转间蹉跎了梦想与追求的大部分人。影片的开头导演说人们厌恶了虚假的做戏,而渴望真实。可是楚门真实吗?那些在现实世界中的人又如他们以为的那样真实吗?一切早已在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他们每个人都是楚门,被现实无奈地设定,在观看完《楚门的世界》后慌忙转身,躲入属于自己的那个“楚门的世界”。可他们在楚门认为的那个自由真实的世界啊,为什么也还是这样呢?
        楚门是被限制的,真人秀的观众也是,导演也是,我们也是。一样的,楚门面临的监视与我们面临的社会成见带来的限制都是一样的。
        可悲的是,影片中的楚门潇洒跨出了那道门,然而观罢此片的大多数人还是在现实中无奈徘徊,画地为牢。一如此刻我面前的春节联欢晚会,硬生生把不同类别的人塞到不同的固定刻板的模子里,排个高低贵贱,而大多数人却不自知,仍旧哈哈大笑。
        那扇门啊,与真假无关,与自由无关,却与梦想有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