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方丈:少林寺毫无上市 商业支出还相当不够

佛法弘扬不弘扬又能如何?佛法灭与不灭又能如何?万物有始有终,自有生灭之时,不必苛求。

摘要: 记者与释永信合影。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接受广州日报独家专访
他表示少林寺商业化步子不会停下来还会加快 他坦言自己并不留恋方丈的位置
希望找好接班人早点退下来
冬日的少室山已是一派萧索,少室山脚下的少林寺少林方丈:少林寺永不上市
商业开发还不够记者与释永信合影。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接受广州日报独家专访
他表示少林寺商业化步子不会停下来还会加快 他坦言自己并不留恋方丈的位置
希望找好接班人早点退下来
冬日的少室山已是一派萧索,少室山脚下的少林寺巍峨而庄严。即便是旅游淡季,“深山藏古寺,碧溪锁少林”的佛教圣地依然像一个磁场,吸引着香客和游客蜂拥而至。方丈释永信清晨4点就起床了,他要到禅堂上早课,接下来,忙碌的一天就开始了。一旦他出现在寺院里或者山门外,就会有大批游人和香客包围上来。在刚刚结束的亚运会上,功夫小子们的表演也让少林功夫再度威震海内外。上月开始,少林寺正式启动“打禅七”,包括释永信本人在内的僧人们都要闭关坐禅七七四十九天,以磨炼心性。这也惹来众多游客前来“探秘”。最近一个月来,少林寺分外不平静。
有人称释永信是政治和尚、精英和尚、少林寺CEO。说他是当今中国最风光、知名度最高的方丈也丝毫不为过,但他也是最具争议的方丈。开公司,搞“功夫之星”海选,参与拍摄少林题材电影;穿豪华袈裟,获赠豪华越野车,100万元天价给手机号码开光……他的一举一动都成为社会焦点。质疑和诟病从来都没消停过,有人说少林寺已世俗化,不再是佛门清净地。
在中国,享受如此“待遇”的方丈,释永信是头一个。而身为少林寺第三十代当家人,对于种种议论他却安之若素。近日,在少林寺方丈室,释永信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在纷繁芜杂的局面下少林寺将走向何方?释永信给出了答案。“少林寺的脚步不会停下来,为了少林寺的下一个1500年,我只能向前看。”这位少林寺的中兴者饱含悲怆。
关于个人成败: 是非功过由后人评说
出家人不是神仙,也不可能完全与世隔绝。和尚也要吃饭,也要用水、用电、坐车。消极避世从来都不是佛教真正的传统。出家人为佛教、为信仰工作,不存在“保位置”的问题。至于我是不是高僧,能不能进塔林,那是后人的事情,我说了不算。
记者:在传统观念中,寺庙应该是清净地,而你却把寺庙经营开展得举世瞩目。是不是太“入世”了?
释永信:我向来主张佛教入世。少林寺是大乘佛教道场,离不开世俗社会。出家人不是神仙,也不可能完全与世隔绝,肯定要和世俗社会打交道。和尚也要吃饭,也要用水、用电、坐车。即便是在农耕社会,寺庙光靠几十亩薄田也是养活不了自己的。现在更不行。如今,要摆脱世俗社会,一个人待在深山老林里过避世的生活,你就会被这个社会淘汰,被边缘化。如今,寺庙的生态环境在变,我们的生存方式也必须变,这是谁也抗拒不了的。我们北方寺庙的日子很清苦,靠什么吸引人?靠政府补贴过日子?不现实!我们还有200多名僧人要养活,不动些心思能行吗?
长期以来,很多人误解了佛教的出世。消极避世从来都不是佛教真正的传统,积极入世可以更好地了解众生,了解他们所想、所需,从而达到普度众生的目的。少林寺的入世,是为了让更多人认识佛教。虽然僧人修行表面上有些变化,但传统是不会丢的,我们只是在运用现代科技为传统文化服务。
记者:据说你是“空中飞人”,经常到国外旅游,真是这样吗?
释永信:从1990年开始,我便带着僧人们出访,如今已到了世界上6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2000年之前,主要以表演少林功夫为主。2000年以后,中国的国际影响越来越大,在输出少林功夫时,也引入禅宗文化。
大乘佛法讲究的不仅是独善其身,而是分享。分享就意味着传播。坐以论道,不如走出去沟通。佛教不仅是磕头烧香这点事,而应是更高层面的文化传播,作为禅宗祖庭,少林寺必须承担起这一重任,把人类的瑰宝、优秀文化贡献给全世界。如今,在与世界各国的交流中,不仅传播了文化,更产生了智慧,使我这个寺庙中的和尚,不经意间也有了国际视野,拓宽了思路,做出了一些旁人看不懂、不理解的事。所以有些人觉得我太超前了。
记者:你是中国首个取得MBA学位的方丈,有人称呼你是少林寺CEO、“政治和尚”。这些称呼你能接受吗?
释永信:我读MBA是为了把现代企业管理中的一些好的做法融入寺庙管理中来。CEO的提法是不准确的,我是一个出家人,不讲究这些称呼,僧人都有传统的称呼方式,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少林寺CEO,这种称呼我也不能接受。至于政治和尚、精英和尚之类的提法,我就更不能接受了。一些媒体为了吸引人眼球,忽视了其他人的感受。但出家人戒嗔、随缘,对于这些称呼,我也不想去指责。这些年,关于少林寺的很多消息都是谣传,比如手机号码开光收100万元,烧香要收10万元等。
记者:少林寺在你当方丈期间闹出这么大“动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这样做其实风险很大,将来落得的可能不是赞誉,而是骂名?
释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人类文化的优秀成果,为了佛教的弘扬,僧众的修持以及对人心的净化,也为了巩固少林寺的禅宗祖庭地位。不是为了哗众取宠,更不是为了满足别人的好奇心。出家人为佛教、为信仰工作,不存在风险。不像世俗社会想象的那样,哪天干得不好了被政府撤了,我们不存在“保位置”的问题。当然,少林寺在世界上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谁把它扛在肩上都会觉得沉。至于我的是非功过,由后人评说吧。
记者:有没有想过自己将来能不能成为高僧,像其他高僧那样进塔林?
释永信:我现在想的只是如何能为少林寺多做些事情。至于我是不是高僧,能不能进塔林,那是后人的事情,我说了不算。
记者:在少林寺中兴过程中,你在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释永信:少林寺现在还谈不上完全复兴,只能说是恢复了些元气。我期待着将来少林寺人才济济,禅师如云,似少室山林般茂密,那才能说少林寺真正中兴,我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
我之所以能做成点事情,因为恰逢中国盛世,国家尊重宗教,我个人的力量真是微不足道。少林寺现在的常住院有200多僧人,加上下院和海外中心派驻的僧众,总共有500多人,我只不过是这个大家庭的家长而已。延续了1500多年的少林寺,任何一位僧人,哪怕是住持和方丈,也只是少林寺发展历程中的一块铺路石。
关于少林寺商业化: 开发不是过头而是不够
“我们的商业开发并没有把少林寺本身拿出来进行商业化运作,拿出来开发的是经过提取的少林文化。检验这些以商业形式出现的活动对还是错,关键是看是否有利于寺院的发展和佛法的弘扬。”
“少林寺的资源是非常丰富的,我们如今不是开发过头,而是开发得不够。”
记者:这些年你一直以中兴者的形象对少林寺进行改革,少林寺在世界上的声望达到巅峰。但质疑声也不断:少林寺不再是佛门清净地了,商业化彻底毁了少林寺。
释永信:社会上对我们的做法有些争议,说少林寺的商业味太浓了。我能理解,毕竟,他们都是关心少林寺。但我们这些年的商业开发并没有把少林寺本身拿出来进行商业化运作,因为它属于宗教,是信徒心中的圣地。拿出来开发的是经过提取的少林文化,以此进行文化的产业化运作。少林在世界范围内已家喻户晓,具备了巨大的品牌价值,如果不加以开发,而让它遭到肆意侵权、破坏,那么,1500年少林文化的无形资产将会逐渐丧失殆尽。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无法接受的,更何况我这个少林寺的当家人。
我们这样做也不是为了追求利润。出家人对钱看得很淡。我是通过一定的商业形式,用积极的态度来保护少林这个品牌。少林寺的资源是非常丰富的,我们如今不是开发过头,而是开发得不够。
记者:佛法讲究一切随缘,顺其自然,所谓“众缘合和而生”,少林寺是不是太超前了?
释永信:可能是相对于其他寺院来说,少林寺步子迈得太大了。我每年有1/6的时间在外面,见得多,想得也多。很多事情,在别人还没想到的时候,你已经开始做了,别人就有些不理解。作为当家人,我不得不从少林寺的优势出发,寻找有利于佛教事业发展的生存模式和发展空间。一座寺庙,如果僧人仅限于围墙之内,不能自养,还要靠政府补贴、靠居士、靠佛事活动度日,还谈什么可持续发展?一个僧人,天天讲普度众生,如果不到众生中去,一辈子也度不了几个人,甚至一个都度不了,也就空有一颗慈悲心。
这些年,少林文化商业开发受到很多关注。但我们办少林医药局,开素餐馆,搞“功夫之星”海选,拍摄与少林有关的电影,都是从一个佛教徒的信仰出发,为热爱佛教文化的人服务。开展这些商业活动,是为了弘扬佛法,更关键的是让当今世界的主流人群喜闻乐见,愿意参与。这既弘扬了佛教,又解决了我们的生存问题,何乐而不为呢?但我们对少林寺包括少林无形资产公司名下的收益,始终坚持按宗教的或非营利组织的原则进行管理,除了工作人员的基本工资,全部收益都用在了文化传承保护、慈善事业上。
记者:有人提出,从性质上来讲,少林寺也是一个垄断行业,你怎么看?
释永信:少林寺的文化是属于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人人都可以参修少林文化,并从中获得法益,这正是少林寺之于中国、世界的价值,说到底,它是一个宗教场所。至于少林寺品牌开的收益,它属于附属品。即便这些年,少林寺对少林文化品牌进行开发,也是小心谨慎,尽量避免泛化。在项目上,我们只做与宗教文化有关的。至于哪种方式适当,哪种方式能顾及合作者与受众的利益,我们都不拒绝。
但肆意打着少林寺的幌子,把少林寺当唐僧肉,谁都想吃一口,肯定是不行的。
再说,全国的寺庙也不止少林寺一家,不存在垄断的问题。
关于少林寺未来之路: 10年内有望免门票
少林寺现在不会上市,将来也不会上市,永不上市。在原则问题上,我绝不会让步。像少林寺这样的宗教场所圈起来卖门票赚钱,对传统知识的传承、对宗教界自身来说都是很伤感情的事。少林寺免费是早晚的事。我也把自己的想法跟当地政府说了,我估计,10年内就能实现了。
记者:如今旅游收入已经占当地财政收入的1/3,少林寺每年的门票收入也突破1亿元。这达到你的预期了吗?
释永信:少林寺门票收入只有一小部分归我们支配。如果同29年前我刚到少林寺时,20多个僧人,每天连饭都吃不饱相比,少林寺今天的局面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记者:去年闹出的少林寺上市风波让少林寺很被动,今后还会考虑上市吗?
释永信:少林寺那一次完全是“被上市”,少林寺现在不会上市,将来也不会上市,永不上市。为什么?在原则问题上,我绝不会让步。纵观世界各地的宗教场所,信众出入从来都是不收门票的,也没有拿宗教场所上市的。在这方面,少林寺绝对是保守的。少林寺一旦上市,品牌没有了,就等于主权都没有了,这简直比火烧少林寺还要可怕。如果在我手中少林寺上市了,我就毁了少林寺,那我就成了千古罪人,将来有何颜面去面对塔林中的高僧大德?
记者:你一直主张少林寺取消门票,何时能实现?
释永信:长期以来我还担着骂名,说我开了先河,少林寺靠收门票赚钱。其实少林寺收门票早从1975年就开始了,那时我还没到少林寺来。即便如今卖门票赚钱,我们能分到的也只是很少一部分。
即便这样,我还是多次以人大代表身份主张并多次建议政府取消门票。我始终觉得,像少林寺这样的宗教场所圈起来卖门票赚钱,对爱国主义教育、对传统知识的传承、对宗教界自身来说都是很伤感情的事。我期望,将来少林寺能像博物馆一样,给广大信徒、游客提供方便。少林寺免费是早晚的事。我也把自己的想法跟当地政府说了,我估计10年内就能实现。但我说了不算,那是当地政府的事。
记者:作为少林寺的当家人,对于少林寺的未来你有何打算?
释永信:处于现代化进程和大变革时代,信众素质日益提高,对佛教事业提出了更高要求。对于僧众们来说,我们以严格的戒律和坚定的信仰来抗衡外界对僧人修行的干扰。同时,又以超前的意识,积极的心态融入丰富多彩的外部世界。我们僧人都有手机,学英语,少林寺还有网站。
作为文化产品的生产者,难就难在如何坚持这种特殊产品的文化属性。对我们来说,难就难在身处商业社会,如何因势利导济世度人,而非被商业给“度”去了。这就要求不断提升僧人的素质和信仰的品质。另一方面我们要主动入世,以正信正念正行面对商业化大潮。面对商业化大潮,你不化它,它就必然化你。少林寺在这方面超前,是因为犹豫、被动让我们吃了太多苦头。
关于寺庙生活: 每月领一两百元“单金”
说我们的生活风光,那是世俗的眼光。近30年来我一直保持着和僧众同吃同休的习惯,生活很有规律。当方丈本来就是一种奉献,这个位置其实很辛苦。其实,我也不希望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希望有好的接班人,早点退下来。
记者:江湖传言让人感觉你的生活很神秘。你的生活和一般僧人有何不同?
释永信:社会上看我们出家人的生活,往往外表看得多。我从1981年到少林寺,近30年来我一直保持着和僧众同吃同休的习惯,生活很有规律。早上四点或者五点起床。如要到禅堂上殿就要四点起床;如要到大雄宝殿上殿,就五点起床,然后和大家一起过堂吃饭。下午要在大殿做晚课。晚上10点左右,打板熄灯,集体都休息。日复一日都是这样的。
至今,我仍然坚持坐禅。每天有两个小时时间来打坐,早晚各有一次。午休的时候要么打坐,要么睡午觉。我盘腿坐在那里,比侧身睡觉要舒服得多。这个你们一般人可能体会不到。坐惯了的人,腿不疼,盘腿使身心舒服。对我来说,不坐反而不自然,坐了才舒服,这是一种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
记者:“少林寺CEO”、豪华袈裟、坐宝马……很多人说,你现在的生活不像“苦行僧”,好像风光无限?
释永信:说我们的生活风光,那是世俗的眼光,那是大家不理解。我们出家人注重修行,对钱看得比较淡。其实我们拿的不是工资,是生活补贴。用来购买一些个人的生活必需品。寺庙里,僧人们吃穿都由寺庙来供给,每个月大约一两百元的“单金”,包括我在内,也是这个数。补贴稍高一些的是一些执事和悦众。执事就是寺院的管理层,悦众就是每天上殿、监理佛事,信徒们供养的可能多一些,但绝对不是外面想象的那么多。
僧人们吃饭的标准,3年前还是5元/天,去年涨到7元/天。一天三餐,完全是素食,早上晚上以粥和面条为主,中午是面条。
记者:你的接待任务好像很繁重,过多应酬有没有让你感到疲劳或烦躁?这是一个出家人应该过的生活吗?
释永信:每天除了处理寺中大小事务,我还有不少接待任务,一般每天约有三四批,多的时候一天有十来批,有时候实在接待不过来,能推的就推。很多人我们不敢得罪。一不能得罪当地群众,寺庙和群众不和睦就无法生存;二不能影响和当地政府的关系,寺庙要发展,离不开政府支持。
烦躁倒谈不上。我认为凡是能找到我的人都是有缘之人,都是心向少林的,我有责任跟他们沟通、交流。再说,有智慧的人不会烦恼。繁忙也谈不上。如今除了外出开会,我平常都会在寺里。多半时间我都在禅堂坐禅、斋堂用斋、方丈室接待、大殿早晚课中度过。修行就是在日常生活中进行的。佛说“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就是这个道理。
当方丈本来就是一种奉献。这个位置其实很辛苦,每天要坚持带领僧人修持,还要为少林寺发展殚精竭虑。其实,我也不希望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希望有好的接班人,自己早点退下来。到那时,我就非常轻松自在了,没有这么多负担了。我也会跟其他僧人一样,每天待在禅堂坐禅,甚至回到山里去闭关。
出家生活本来就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闲云野鹤,诗情画意。出家人同样要面临很多具体的问题。如果信仰不坚定,就会陷入新一轮烦恼。

有很多人说这部电影好看
我觉得这是人的口味问题,再不好的东西也会有人喜欢。比如玻璃,我听说有人把它当作美味。虽然大部分人匪夷所思,但你无权剥夺别人爱玻璃的权利。所以我只能说大爱这部片子的人口味有点特殊。绝无贬义!

问:释永信会武功吗?修炼到什么境界了?

上面这话不是原话,只不过是个说法,有个老和尚在听到释永信说要用商业方式,弘扬佛法,光大少林以后说的话。其中道理不言而喻。

至于我为什么不喜欢这部片子原因却有很多,

图片 1

片子拍得不算好,每一招都用力过猛,叮当作响犹如女人手上缠绵的环佩,看得有些吃力,释永信还真是着急了,想着让少林扬名,却怎么看都变得四不像了。

    首先,是拖沓,很多人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么简单的剧情实在没有必要用那么长的时间,看过太多好莱坞大片以后,基本的上每个镜头以后都会马上能猜出下一步它要干什么。这部片子从候将军一出场耀武扬威的样子,我就知道这孙子要倒霉鸿门宴一摆,我就看出候人杰一定死不了。如果你看得电影不够多,可能会被这个简单的剧情牵着走。但如果你看得电影稍微多一点,你就发现这个情节都在你的预料之中,丝毫没有惊喜。我知道这样看电影也许是不对的,但至少说明这个剧情实在太俗,太烂,太没有新意。同时还犯了硬伤,太慢!好莱坞式的俗片也很多,但人家不会一个特写一段对白搞个五六分钟,所以你的眼球被一个一个的场景所吸引,断不会让你腾出时间去琢磨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假如不是一部悬疑片,让观众有那么多时间去想片子的结局,只能说它太慢。而慢本身也就意味着,很多细节的多余。这就构成了这部烂片的另外一个因素:多余!
   
   首先是那个该死曹蛮,我一直都觉得这孙子办事儿实在太没有效率。杀一个人用得着那么复杂吗?干掉侯人杰貌似对他来说有太多机会,他有自己的忍者部队,还有自己的两个绝世好手并且在军中有大量的亲信。玩火拼,玩政变怎么可能让侯人杰给逃掉?找个理由跟大哥单独喝个酒两枪就把他玩儿掉了,至于那么拖沓?后面在少林寺里,不杀大哥还要把他带回来看龙袍龙椅简直是莫名其妙。看侯人杰在少林寺杀那个军阀(开始那个)多利索,曹蛮什么都跟大哥学,怎么这份利索学不来。那段折磨大哥的情节在我看来不仅多余,简直莫名其妙,折磨敌人当然是很有趣的,但至少要先剁掉手脚,割掉鼻耳再慢慢玩嘛!还有的问题是,他干什么那么恨大哥呀?没理由呀!男人争权利本是很干脆的,又没有深仇大恨就是相当大哥,折磨他有这个必要吗!此外半路上插出来的老外也稀奇古怪,修铁路就是占地盘的理论也像骗小孩儿一样。几个破军阀自己能当几天老大还不知道呢,不趁机多捞点实在说不过去。何况就算答应了,以中国人的智慧拖一拖再玩点儿潜规则,老外也搞不定。张作霖倒是答应让日本人来修铁路,骗到钱以后不也是一直拖着吗?

“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功夫甲天下”,这话似乎中国人都熟。但这话可信么?

晚上看电影的时候,小阳哭的一塌糊涂,是啊,感人的情节很多,我看得也一阵唏嘘,只不过看过之后,还是觉得不太舒服。

  好吧最大的硬伤还是太假了!电影自然不能很真实,但至少每个角色要饱满,要可信。与其用那么多时间来让刘德华摆pose不如有三五分钟交代一下大师兄的来历,方丈的经历,曹蛮的身世。一部片子信息量的匮乏让人对立面的情节深深的怀疑。爱少林?为什么呀?就是因为信佛?因为少林做善事?太牵强了吧!你放到任何一个时代都绝对不会有人单纯因为这两个理由就毫不犹豫的舍命。人的高尚是有过程的,所谓顿悟也要有十几年的修行才能达到。那么多和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智慧稍微写一下就能让少林寺有血有肉,怎么这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变得爱少林,爱佛祖了?我实在是很痛恨编剧故意把观众当傻x的行为!每个角色都花个脸谱,一点突破都没有,方丈就必须要有大胡子,坏蛋就一定要阴阳怪气,配角就一定见光死,主角就必然挺到最后一刻……谁规定的!

如果你觉得很有道理,我倒建议你不妨先放下手机,看看附近书店有没卖什么《怎样防上当受骗500招数》之类东西,更要紧些。

虽然在电影里,坏人能受到惩罚,可现实生活中,曹蛮这种人倒多半是吃香的,活得很好,活得自在,而那些纯善的人,却始终无法生活的妥帖,实在是令人无法开怀。

  此外,我十分受不了的是有关佛法的说教!佛法的重点不在于慈悲,而在于因缘,寺里的那些个和尚一个个戾气深重,犯下嗔戒不知几何。妙悟佛法的人,自在清净,不为外物所扰这才是禅的真意。你看那个候先生,方丈看他雪中习武,所他安静自在,我们就说他算是佛法及格了吧。回过头来看见妻子被按倒水里就大动无名之火,这也太无聊了。悟到无上正觉的人会为一个自己无法改变的因缘大动肝火?这样的佛法简直是匪夷所思!候同志要是真的妙悟佛法,当时就该盘腿而坐,口念佛号。然后曹蛮惊问:“你怎么不恼”
候说:“一切皆有因缘,我恼她亦要死,不恼她也要死,还望施主莫造杀孽,因果报应迟早也是要落到施主头上”
OK,这才叫领悟佛法吗!一个佛家弟子如果对报应因果都没有了信心,还谈什么佛法!

释永信大和尚虽贵为“天下第一名刹”方丈,门下一众弟子也以少林武僧闻名,但少林寺毕竟是吃斋念佛之地,他本人也不是开武馆的徐冬瓜,靠“格斗狂人”名号行走江湖,更从没教弟子们武术——至于说,百年之后的他会不会被传说神功超过达摩,以我们凡事瞎吹的国民性,确实不好说。

华仔老了,这不要紧,只是他那一双世情练达的眼睛,总是不能透出顿悟佛法的眼神,实在没什么意思。

   所以我觉得这样的烂片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想来必然不是编剧的错,也不是导演的错,更不是制片人的错。要说错就是观众自作自受。人家烧钱,你就非要看个究竟,结果搞得越来越多的人烧钱,烧得还一点创意没有。

他的主业,是禅师、是文僧、是佛门CEO,讨论他武功有无,又修炼到了什么境界,本身方向有错。这好比桃花岛上的哑仆,我们清清楚楚要去拜会主人黄药师,偏偏误导被误导入了迷魂阵。

吴京始终成不了气候,虽然是练家子出身,身上的燥气太重。


于海作为方丈,没有气场,干瘪。

从现有信息看,释永信年轻那会练过武,是肯定的。现在网上还流传有很多他当年练武的照片,有模有样,做不得假。

范冰冰始终没有脱离她的花瓶名声,没有孩子的女人始终不知道孩子去世的苦楚,干巴巴的没有眼泪的哭泣,看得人好笑。

释永信生于安徽颍上,1981年尚是16岁的他,就投奔了少林寺,是宗教政策恢复后首批出家的汉传僧人。那时的少林寺,固然与现在天差地别,根本就是一小处破旧不堪的荒寺,但习武的传统和习惯,据说确实还在。

余少群是旦角出身么?只知道他胖了很多。

据现有的一些资料来看,释永信当初,曾跟随人称“少林活拳谱”的郝释斋等人,专心习武长达4年以上。他自己还没出掌大任时,也曾10多年都没间断过练武,武术功底和根基,肯定是有的,尽管我们根本无法研判他的实战能力。

少林弟子释行宇的演出很卖力,看得很妥帖,英武,杀气很重,估计是个练家子,而不是悟出佛法的内家高手,不过也就他还不错了。

前些年,释永信上湖南卫视,回答主持人李湘的提问时,也曾经很淡然谦虚地讲过,说他自己练过十余年的武功,且对所练诸门都比较拿手。只是,后来当了主持什么的,俗务比较多,有空闲也基本进了禅堂,在练功方面比较疏忽了。

这片子,不值去电影院看。

这固然是释永信的一面之词,但他练武这段经历,身边也有很多人透露过。比如,影视明星释小龙,是释永信的门下徒弟,当年也曾站出来跟媒体表示,自己几岁即拜释永信为师,功夫均是师父亲授,释永信并非外界传言那样不会功夫云云。

所以,说释永信练过武,会功夫,这一点可信。可能有人说,他那身架,胖乎乎的,看着完全不像会武,更不类高手。可是,还是得说,人不可貌相,高手不在胖瘦。

那个什么神虎擒拿术的第66代传人、据说还搞定过散打高手的魏坚毅,不就是一个还略显臃肿的胖人么!


至于说,释永信禅师,他手上功夫到底如何,是不是什么深藏不漏的武林高手,还真不好说。
我们外人从未见他真的公开露一手过。

(图:释永信书法——“大雄宝殿”四字为他亲书)

我个人倾向说,如果说武功的“高”,指的是打架亦或实战能力,那么释永信禅师的“武功”,应该花架子居多——你若非得想象他像“前任”玄慈大师一样飞檐走壁,非免意淫了。

这一点臆测,也有点依据。过去,偶然和佛门一位和他差不多“次级别”的僧人师父相熟,这事有次私下闲聊听他讲过。他的原话都记不大清了,还有一些模糊印象在就是。

他的大概说法是,他跟释永信大和尚过从甚久,感觉他的禅功很好,武学理论也挺不错,甚至文化水准也很高,可恰在武术上,应该顶多是一般拳击手水准。

他还说,搏击术之类讲究的是力度,可他看释永信大和尚,从身上总感觉不到这一点。这位师父,对释永信大和尚比较熟悉,比较敬重,只是顺口闲谈,无意说“僧过”,过去出家前也曾在台练过格斗和太极,观察当是比较可信的。

我自己,完全武学外行,屁都不懂,但凭经验、常识,特别是后来看到各大门派“传武”掌门被一不入流的拳击手都整个满地找牙时,也倾向认同他的说法。

大环境被验证如此,你非说唯独释永信禅师天降大任一枝独秀,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实际上,不说对释永信武功多强表示怀疑了,对当今整个少林武僧团、乃至中国武术,都不抱乐观。

中国功夫也好、少林武功也好,旨在健体强身,还吹它多厉害,都不知道可挤出几湖的水分来。很大程度上,确实是武侠小说、影视剧传播把中国及少林武术给神话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