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交友的寓言小传说:狗交朋友

雅克丢了工作,银行卡被冻结,无处可去。他性格软弱又纯真,在“非人”的待遇下,越来越像一条狗,最终如卡夫卡《变形记》中的“异化”,真的变成一条狗。

跟狗交朋友,会惹一身跳蚤,跟狐狸交朋友,狗也会变成小偷,一定要慎重选择你与之交往的人。

黄海的海岸线连接着三个国家,中国、朝鲜、韩国。朝鲜是个地地道道的领袖狂热崇拜的共产国家,韩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国是半资本半共产主义国家。而该影片讲的是一只中国出生的朝鲜族裔的狗要去韩国咬人,结果被官方追杀还要被黑道追杀,偌大个天下仿佛没有了这只狗的藏身之所。不管这只狗多么的勇猛,多么的渴望平静幸福的日子。最后黄海这片广阔的海域成了他的葬身之所,他既没有回到家也没有杀了人,他就像一只不被收容的丧家之犬,在疲惫的奔波和杀戮之后,死无葬身之地。影片没有过多的去批判不同国家政治上造成的个人悲剧,更多的是着眼于人性之恶,蛇头偷渡平民不顾生死,黑道杀人如折草芥,警察在该主持正义的时候并没有出现或者出现也极其的无能。葬身黄海仿佛是导演这个上帝刻意为之的不幸结局,而最后那妻子回家的一抹温情也没有《杀人回忆》那种回味悠长的感觉,只有中间这个男人的小猫式的哭泣让人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有时也很揪心。就让他孤独的活着吧,然后向狗一样死去。

图片 1

“在鸡窝里。”

图片 2

“抓着鸡就跑吗?”

当接到“做狗”这么无厘头的要求,他也服从。可他那身人类的骨架子早就僵了,只能“不人不狗”。
樊尚在片中,把这个角色演得“人狗合一”,不刻意模仿狗,但体态,又分明有狗的影子。

“是农民养的鸡吗?”

图片 3

这样,狐狸带着狗蹑手蹑脚来到鸡舍跟前,狐狸打开门,低声对狗说:“跟我进来。”

《黑道快餐店》里,四个小故事,走投无路的人们在同一家快餐店交汇,想着要当一次匪徒,却都落得个啼笑皆非。虽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小人物却也给彼此微不足道又必不可少的温暖。

“必须趁农民发觉之前,当他还没有跨出屋子,就得赶快逃跑。”

你的妻子对你说她对你过敏,只能分居;孩子对你的离开内心毫无起伏;你买了条狗,可还没抱回家,就在路上被卡车碾死了;你望着血肉模糊的地面束手无策,鬼使神差地还是没扔狗窝,大概因为,那是你少数所拥有的东西。

“往森林里跑就成。何必这样蠢,你跟在我后边好了。”

《心房客》,同样是几个小故事穿插的节奏,灰色天空下,灰暗大楼里,每个人的生活空间,都被隔成一个个小格子。但当宇航员掉在一户人家,当新邻居敲开房门,当抠搜男不得已走出家门,每个人的孤独,好像都因心门敞开一点点,而消散了一点点。

“抓鸡倒不成问题,就怕别的时候不一定行……”

变成了狗,却终于要回了从前的生活,有栖身之地,常伴家人身旁,甚至有反抗对手的能力。

“到哪儿去逮?”

本片改编自导演的小说。原著创作于他患抑郁症的末期。那是非常痛苦的三年,他每天漫无目的地在巴黎街头不停地走,不停地走,试图找回年少时的感觉。

狐狸回答说:“我带你到前面的村子里去吃鸡吃鸭。”

饰演雅克的樊尚·马凯涅(《丛林法则》、《无巧不成婚》)近年在银幕中,常以充满喜感的尴尬癌形象出现,面对生活种种,往往一派我佛慈悲。在《狗》中,这个倒霉蛋成了真正的软柿子,所有人都将他拒之门外。

“怎样才不会挨打?”

这是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入围影片之一的法国电影《狗》。它也是一则丧的寓言:人与人疏离到,彼此根本不存在。

关于交友的寓言小故事:狗交朋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