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于助人的楚门

      楚门费劲心机驾驶着帆船逃离这个专门为他而设的安装着五千台摄像机的已经24小时不间断地直播了三十年的海景镇,导演拿人造暴风雨、闪电以及狂风巨浪阻止他离开,他豁出性命地终于迎来了云破天开,当帆船撞上”蓝天”,楚门哭了,他捶打着”天空”,最后,在万众瞩目下他走向了真实的世界。
      这是我唯一看过的金凯利不是喜剧的电影,它是如此深刻,令人深思。导演是爱楚门的,他说:“你是真的,所以才这么好看。听我说,外面的世界比我虚构的世界更不真实,同样的谎言、虚伪,但在我的世界,你不必害怕。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楚门摆摆手:“但你没有在我脑里装摄影机。”三十年的真人秀结束。

       这部电影是看了《第十三层》后,查找类似电影发现的。之前的《第十三层》让我很同情主角们的遭遇,周围的人,包括自己都只是虚构的一堆数据,指不定哪天就有人把那些超级服务器的插头拔了,自己突然的就消失了,别说是自己在这个世上生活的痕迹,就是之前的整个世界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再看看楚门的生活,周遭的环境,我反倒觉得《第十三层》内的人物们是幸福的,身边的人都是虚拟的,对自己来说却是真实的,真实的家人,真实朋友,真实的工作和真实的空气,阳光都是自然的,每个人都在作自己,除了那个从上层世界download下来的人。说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镜头是生活秀的导演克勒斯托在接受采访,一位观众提问整个摄影棚有多少部摄像机,导演说大约有五千部,观众说好多,导演接下来说了句“当初只有一部”,影片镜头出现一个刚成型的胚胎,连眼睛都还没有形成。看到这,我的心就无法抑制的悲伤起来,还没出生的时候,楚门的真人生活秀就已经开始,世界上就已经有十几亿人的眼睛在盯着,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个时候觉得这个导演就像个侩子手,他把楚门的一生都判了死刑,楚门就像实验室里那些注射了试验药剂的小白鼠,每天都被摄像机记录着药性反应,每天都有人记录着实验数据,不同的是,楚门被注射的是娱乐试剂,周围的人都在等着看他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奇怪的举止,以供自己乏味的人生一点调味料。
       为了阻止楚门发现生活的真相,离开这个巨大的海景岛,导演跟摄制组的人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每次当楚门鼓起勇气想要去探索外面的世界,父亲的呵斥,老师对其好奇心的扼杀,咆哮的大狗,直至最后编排好的父亲淹死在人造海水中的情节,终于让楚门产生了对水的恐惧,蓝色的海水圈成了隔绝楚门思维飞翔的巨大闸门,暂时的平静了下来。
       曾经有个女演员,出于对这场生活秀的厌恶,对楚门的怜悯,还带有一点喜欢,冲撞了导演的精心安排,在海滩时努力的想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楚门,但接着而来的自称是女子老爸的男人强行带走女子,可怜的楚门一头雾水的在旁追问这是怎么回事却得不到答案,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跟平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的真相远远的离去。此时我相信,楚门平静的心湖又一次的泛起了波澜,想要离开的念头就再也抹不去了。
       最后的楚门用躲猫猫的方式,躲开了无处不在的监视,成功从海上离开了一直生活的小镇,期间遭遇导演蓄意制造的阻挠让旁边的工人人员都心有不忍,旁边的赞助商在大声的提示导演不能在全世界观众面前淹死楚门,导演只是淡淡的回了句,他在电视上出生,意指楚门在电视上死亡才是其一生最正确的归属么?而楚门在从海水中爬上帆船时,把自己绑在了船上,声嘶力竭的对着天空大喊,就这样吗?你得杀了我才行,接着唱起了歌谣,赤裸裸的扇了导演一巴掌,恼羞成怒的导演加强了风暴的力量,在楚门几近淹死的时候,导演让风暴停止了,人造太阳出来了。从鬼门关走一遭回来的楚门奋力的升起了风帆,沐浴着阳光继续往前航行。当帆船的船杆撞上所谓世界的尽头时,楚门疑惑的走上前去摸了摸,发觉只是一堵墙时,儿时远眺的蓝天白云只是墙上的油彩画,他绝望了,不断的用手捶打。沿着周围茫然的行走时,突然发现了楼梯,上面竟然是出口。打开时,在心里自诩为上帝的导演突然从空中发出了声音,平生第一次跟楚门直接对话,此时的的对话内容让我觉得导演就更像个内心脆弱的老父亲,害怕孩子离开家门远行,极力的想把孩子圈在自己的周围,无论他怎样的跟楚门接受外面的的世界很危险,但是就像楚门说的的,你没有在我脑力安装摄影机,导演自以为从小看着楚门长大,以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楚门能好好的生活,但他并不明白楚门真正想要的。楚门回身微笑的回了一句标志性的的问候语:预祝你们午安和晚安,躬身谢礼,潇洒的转身离去,踏入了那扇通往外面未知世界的大门。
       看到这,我已经无力再吐槽那些在楚门成功离开牢笼后欢欣鼓舞的全球观众,此时,我心里想到的是,可怕的不是犯罪,而是集体的盲从和集体的犯罪。而让我遍体生寒的是,影片最后那两个工作人员在楚门真人秀节目终止直播后,其中一个问了句还有什么节目么?
      “你无权把一个生命当初一场秀”,我想这是导演最想告诉我们的一句话吧!

  这几日都不想读书,也不想写字。于是,无聊之时看看碟,逮个空儿留下几行字,算是给自己一个交待。
      《楚门的世界》,导演彼得·威尔绝对是个鬼才,据说《死亡诗社》也是他导演的。影片英文名是Truman
show,意即“真人秀”,Truman音译为楚门,事实上,也隐含着“trueman”真人的意思。楚门是个孤儿,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就被一个天才导演相中,作为一场真人秀的唯一主角,对其进行实时拍摄并在全球直播。楚门生活的桃园岛是个巨大的摄影棚,他身边所有的人,包括亲人、朋友、邻居、同事等都是演员。他生活在一个彻底虚假的世界中,只有他自己是真实的。所有的人都在对楚门演戏,无数的观众都在看戏,而楚门对这一切却全然不知,他更不知道自己是十足的明星,甚至有些观众整日整夜守候在电视机旁,关注着楚门的一切。是什么力量吸引人们如此投入?这正是片中那个导演的高明之处。他巧妙的利用了人们的好奇心理,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的一切,包括他的隐私,都一一展览在观众眼前。而且,他超乎寻常的独特创意,完美的布局,精心的安排,以及超大制作群体堪称完美的配合,都为这个巨大的“谎言”蒙上了一层“合理”的面纱。
      然而,谎言终究是谎言,所谓机关算尽,终有一失,在这个滑稽荒诞的大剧场中,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导演能够控制的。比如,因不满于导演的安排而故意潜入片场的楚门的父亲。按照剧情的安排,楚门父亲已经溺水而死,溺水的原因主要是针对楚门小时候的一个愿望——他渴望像麦哲伦一样航海远行。导演一心想把楚门控制在海岛上,于是利用父亲溺水之死的事故,使楚门对水产生了无法抹去的恐惧,他由此不敢跨出海岛一步。但扮演楚门父亲的演员不甘心如此,偷偷来看楚门。为了化解危机,导演又生一计,安排楚门的父亲失忆,于是,父子重逢又赚取了无数观众的眼泪,使原本平淡的剧情变得波澜起伏。再比如,楚门在读大学时对一个叫施维亚的女孩产生了好感,但这个女孩并不是剧本的主角,她只是一个群众演员。于是,导演挖空心思制造一切机会拆开他们,硬生生把另一个女孩——后面即是楚门的妻子安排在楚门面前。多亏了施维亚,这个女孩被抓走前对楚门说出了真相,她警告楚门,说他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假的,人们都在骗他。但是,楚门并没有立刻醒悟。这多少应证了片中导演的一句话:为什么楚门三十年来一直没有发现这个谎言的秘密?是因为人们都愿意接受现实,不愿意改变。
      谎言的秘密是一点一点被楚门自己识破的。楚门,这个普通的保险公司的职员,他工作悠闲,衣食无忧,在世人眼里,应该是生活比较幸福的。但我的感觉是事实并非如此。楚门从一出现,就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好像对一切都无所谓。那句经典的台词“Good
morning, and in case I don’t see ya, good afternoon, good evening, and
good
night!假如再也见不到你,就祝你下午好,晚上好,晚安!”充满了调侃戏谑的味道,有一丝玩世不恭,又有些淡淡的忧伤。影片反复播放楚门与邻居、路人的问好,他去小卖部买时装杂志,买生活用品,这些点滴平凡的生活小节,构成了楚门生活的全部。终于有一天,他决定离开这里,去远方看看更广阔的世界。可想而知,导演为了制止楚门,想出了很多办法。楚门想坐飞机,却订不到票;他想自驾车出游,却总是塞车,路上还遇到山火。。。。。。最终楚门还是留在了海岛。但他心中的疑团开始慢慢集聚。他首先怀疑妻子。他的妻子与他之间,根本就没有温情,只有表演。可笑的是,妻子要给楚门冲泡咖啡,她说出的话是十足的广告词,事实上也确实在打广告,片中的导演就靠广告和赞助来支持庞大的制作费用。后来,楚门发现经过家门口的人们:拿着花的男士、骑红色自行车的女士、黄色的小汽车,都围绕着他的房子转着圈——楚门周围所有的人,一切活动似乎都以他为中心。他越来越感觉到不对劲。
      于是,楚门终于成功地逃离出来,他驾着船,行驶在蔚蓝的海面上,昂首向着前方。巧妙的是,帆船名叫“圣玛利亚”号,跟哥伦布船队的一艘船同名。片中导演自然不会这样放过楚门。他动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启动风暴模式,企图掀翻帆船,迫使楚门回头。但楚门经历了种种残酷的考验后,顽强的一意向前。原以为楚门终于逃离,但令人惊讶的是,他的帆船不得不停下来。原来海和天空都是假的!他的一切努力,原都是在片中导演的可控范围内,除非他走出桃源岛,走出这个巨大的摄影棚。
      终于,片中导演出场了。他要求和楚门说几句话,妄图使楚门永远留在他的桃源岛,留在这个由谎言和虚假编织的世界。他劝慰楚门,外面的世界和他给楚门的世界一样虚假,人们一样都说着谎话,戴着伪善的面具;而他的世界更安全,在他的世界里,楚门是大大的明星,备受瞩目;而外面的世界充满凶险和不确定性。不得不赞叹,这个导演抓住了人性最根本的弱点,恐惧。但楚门去意已决。他终于从谎言中挣脱出来,获得了自由。施维亚从电视直播中看到了这一幕,欣慰的笑了,冲出门去。
      楚门在另一个世界会怎样?我不得而知。但至少,没有人会愿意呆在导演安排的楚门世界中。可是,细细观照我们自己的生活,你难道真的不曾发现种种楚门世界的影子么?你难道不曾感受到种种不可支配的力量在掌控着你,掌控着你的生活,只是,你不知道具体的导演是谁么?楚门的成功挣脱,帮助他完成了从演员到导演的转变,这一切皆源自他的勇气,他不再恐惧,他也不再是明星,不再受他人安排,而是做自己的导演。那么,你是否也有勇气做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导演呢?

电影讲述的是一个被电视台收养的孩子,在“创造者”的策划下,成为被全世界的关注的一档24小时不间断播放的节目的主角——楚门。从出生、学会走路、入学到恋爱、成家、工作,楚门的生活无一隐瞒的暴露在全世界观众的面前。其实他生活在一个巨大的岛屿,也就是摄影棚中,每天见到的人都是导演安排的演员。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有楚门一个人在这个虚幻的社会中生存了30年。在种种破绽暴露后,楚门开始怀疑自己生活,最终他的逃出了这个伊甸园似的为他所创造的“世界”,勇敢的去接受和面对现实。
本部影片是1998年由彼得•威尔导演,由金•凯瑞、劳拉•琳妮等人出演的一部黑色幽默影片。当时本片获得了一九九八年金球奖最佳男演员、最佳男配角奖,以及第七十一届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
所谓黑色幽默,就是指一种美学形式,属于喜剧范畴,但又是一种带有悲剧色彩的变态的喜剧。黑色幽默不同于一般幽默的地方在于,它的荒诞不经、冷嘲热讽、玩世不恭之中包含了沉重和苦闷、眼泪和痛苦、忧郁和残酷,因此,在它的苦涩的笑声中包含着泪水,甚至愤怒。
影片以讽刺的手法向人们展示了被媒体渗透了的世界,有力地批判了“媒体万能”的价值观,用类似“乌托邦”的虚拟的完美世界寓意着“笼中鸟”式的生存悲哀。在整部影片中,最吸引我的是影片的结尾部分,也就是楚门决定勇敢的去接受和面对现实的整个过程。
当导演发现楚门已经驾驶着帆船行驶在海面上,害怕楚门离开他所精心布置的“伊甸园”,于是他启动了风浪系统。这时的楚门一心想着要逃出这个虚伪的小岛,心中充满了对现实生活的向往。于是在风浪面前,他无所畏惧,甚至到最后风浪达到最大把船吹翻,他都没有退缩,而是把自己绑在船上,表现出自己的决心。镜头中三次出现了船头上的鹰的标志,鹰在此时代表了楚门,第一次鹰头的出现表现了楚门要像鹰一样,逃离这里,展翅高飞。第二次,在风浪席卷而来时,暴风雨中的鹰头,代表着楚门正在与暴风雨抗衡着。当暴风雨停止后,鹰头再次出现,它证明了楚门通过自己的力量战胜了一切,继续向自由前进。在风浪拍击帆船的时候,电影的背景音乐与镜头非常融合,快速的鼓点的节奏烘托了影片的紧张气氛,把观众的眼睛和心紧紧的与镜头中楚门所经历的一切联结在一起。风浪过后,阳光撒向重新站起来的楚门,这时的音乐开始变得缓慢而悠扬,刺眼的阳光、柔和的音乐与楚门脸上露出的微笑,似乎再告诉我们,楚门真的逃出来了。但事实却与我们想象的甚远,当帆船撞击在“蓝天白云”的那一刻音乐戛然而止,场面实在震撼人心,原来一切可以虚假的这么真实……楚门又一次被虚伪伤透了心,当他的手的影子特写出现在那面墙上时,当他的手感受到原来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虚假的时,他拼命的撞击着这面墙,心中充满的也许是愤怒、抱怨、痛苦等等,也许用语言早已不能表达。此时只有哀伤的配乐,没有任何语言,没有任何楚门的正面表情,可是我们却依然能体会那种波澜起伏,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巨大的心理落差。最后,当楚门一步一步迈向出口,“创造者”和楚门做了一次交心的对话,也是导演的最后一次试图挽留。导演说的没错,外面的世界有更多的虚假、欺骗,但那只是外面世界的一部分,而在楚门的世界里,虚假和欺骗是全部。所以楚门勇敢的走出了那扇门,虽然门的这边阳光明媚,真实的世界却是漆黑一片,但他最终选择了面对现实。
    在我看来,影片中的导演代表着上帝,所有的演员代表了最虔诚的教徒,楚门就是对上帝提出疑义的人。而楚门的初恋女友则像神话传说中,蛇与夏娃的故事中的蛇,它告诉了夏娃关于伊甸园的一切,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但蛇却受到了惩罚,就像影片中楚门的初恋女友被送到很远的城市。这部影片还有更深的含义,那就是对西方的宗教制度产生了质疑,认为上帝不该主宰我们的命运,应该由我们自己掌控。
看完这部电影,我总会不自觉的想,我是不是也是楚门,生活在被安排好的世界?我想我们应该好好把握自己的生活,主宰自己的一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