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色调的叙事文 典故产生在未曾色彩的郊野间,产生在未曾味道的农庄里

2001年,韩国电影还没到全世界都像今天认同韩国电影的地位,导演拍出这部电影实属佳作!

南北战争以后,在美军的控制下,生活开始变得空洞没有意义。
于是出现了这样的一群人。
因为被哥哥的游戏弄瞎了眼睛的妹妹,看到妈妈在缝熊宝宝眼睛愤怒的踢开。
每天游手好闲要钱花,不负责任的哥哥。
和黑人生下的孩子被人歧视耻笑,得不到应有的工钱,以母亲为辱,殴打母亲,但是心地善良胆子小,对自己的出生感到怨恨。
渴望去美国,一次次写信,想要摆脱穷困生活的母亲。
软弱的少年有喜欢的女孩子,但是却害怕表现,只是偷偷的躲在后面看,对自己的懦弱感到无助。
他们以亲美为耻,以英文为耻。
反过来,他们获得战争的勋章和名誉为荣,又以美国兵撑腰为荣。
有过军功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负过伤的,以杀狗这样的低级交易为耻。
他们有自己的方式发泄内心的愤恨和不满。
人人的内心都是扭曲的。
他们对爱,对生活渴望,却又充满了害怕和焦虑。
喜欢女孩,画下的头像被憎恨自己外表的女孩撕掉,被人欺负。
因为需要工作因为受到欺负,被迫放弃内心的善良,开始杀狗开始反抗的黑人小孩。
渴望爱的少年少女,因为懦弱,因为无助,让自己心爱的少女被强奸,想要报仇却没有弄伤了自己。
因为眼睛的自卑,渴望物质的享受,对生活的绝望,堕胎的女孩投身美国大兵。
面对空虚的生活依赖少女的美国大兵,害怕少女的离开和无助。
憎恨母亲对美国无止尽念想的黑人孩子割下了母亲身上象征美国愿望的刺青。杀了欺负他和狗的杀狗商。
最后为了摆脱的美国大兵而自伤眼睛的女孩。
终于开始反抗的男孩,却因伤害美军进了监狱,而最后反抗了欺负他和女孩的人。
最后终于收到信件的母亲,却因为失去了儿子而不再对美国抱以期望。
没有未来的友情,爱情,亲情。
人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忧愁。
卖狗商,少女,少年,黑人孩子,母亲,爸爸,哥哥,美国大兵。
他们趋于生活的压迫,周围人的嘲笑和欺负,开始一切的美好愿望,善良,慢慢被消磨殆尽,向生活反抗,向生活妥协,出卖感情和灵魂,最后选择了没有选择的道路。
但却成为了一个不再被人伤害的人。

全篇压抑、窒息。所有的故事都圈定在一个闭塞的小村落里:有铁丝网包围的美军基地、有坑洼不平的乡村土路、有低矮破败的村舍、有屠户的树和泥潭,还有无尽的却没有色彩的冬季土地。孤岛一样的这里,没有生机,也没有希望。

贾谬:韩国你这封寄不到美利坚的信

本片在表达战争对于人民的诸多影响,而不是战争本身而是战争中最细枝末节的驻军这一点就可以影响整个社会,而驻军本身也无所谓对错是国家需要,错的是人类本身的欲望,驻军来自美国,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军人有满足自身欲望的要求,毒品,酒精都会让情欲膨胀,所以有了片头没有房屋只能住报废公共汽车的母子和治疗眼睛的女孩的悲哀,个人认为公共汽车妈妈会是较小年纪生下了儿子,也许有个美国梦吧,否则不必生下来,随便可以打掉,既是生下来也就意味着互有爱恋和承诺的可能,而大兵将她引回美国的可能几乎没有,所以都是空的美国梦,战后的社会毫无秩序,都是闲人,闲着的土地,人们都没什么收入,反思战争的痛苦,内心相应讨厌因此发生的一切,那就天然的将美军和自己国家的女人的不堪行为认为可耻,生下的孩子也就背锅,明显是多年背锅都20多岁的男子汉了却又多重性格,内心善良不舍得杀小狗,唯唯诺诺连工钱都不敢要生怕被辞退,时而窝在狗笼子里,没有人权的体现,应该说是一个好少年,但也有狂躁的一面,对于妈妈他是没有信心的,那是个形同妓女的妈妈,只会做梦,给了少年很大负面刺激,他对于妈妈的给他带来的一切都只能忍耐,妈妈又不能用母爱引导他,或者她也没有这种条件吧,少年始终像个火药桶,随时有引爆的可能性因为压的太紧,喘不过气来,他动怒打了妈妈,甚至准备伤害,妈妈也是内心煎熬同样难熬,这一次她没有做好儿子和情人中间协调,或者她也觉得自己委屈,情人追打儿子,儿子杀了妈妈的情人,这会是必然的,都被逼到了份上,就是他们这些大兵给了自己这个杂种的身份,其实大兵是爱自己妈妈的。这是纯粹的爱,但爱的不是时候,或者他们之间太缺乏沟通,都绷着。。。

金基德的电影中有很多环环相扣,相互呼应的情节和象征。
1.曾经为了眼睛而自卑难过的女孩,狗狗曾是他的一切,他的爱人,他的生活希望,为了丢失的狗而伤心难过。到了后来,拥有了美国大兵以后,象征着享乐的狗也不再重要,当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哥哥在打狗时,也全无反应。
2.母亲的刺青象征着美国的压迫和对美国的向往。
3.前面看到影评说觉得狗既表达狗腿,也表示忠诚。我觉得在这部电影里狗还有另外一个象征。就是弱小的受到欺负的人,任人宰割,表达对生活的无力法抗。它像是陪伴少女远离痛苦的同病相怜朋友,他是卖狗商手里没有办法反抗的动物,就像是那时候的朝鲜,他们没有办法反抗美军的压迫,他们只能默默接受,忍受。但是同时,这些狗又是自相残杀的生物,它们在被黑人男孩放出来的时候,也只是不停地互相攻击,压迫。就像是在美帝控制下的村庄里,国家的土地权力受到压迫,而村子里的人们却互相攻击互相挑拨。
4.美国大兵对少女的压迫,要在少女身上刺青,和张武的妈妈一样。也同时象征着美国队朝鲜的压迫,和朝鲜的无法反抗。但是从张武妈妈和女孩对待美国士兵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其实那时候的朝鲜已经开始不再是以前的朝鲜了,他们开始倾向于站起来反抗,对立。而最后收到美国来信的母亲,也已经明白,对于美国的抱以侥幸的想法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也同时象征着这时候朝鲜的政治态度已经渐渐明确。
5.从美国大兵对于战争的态度可以看出其实不管战争如何,受到迫害的永远是人民,得利的永远是政客。
6.结局给出收件人终于来信,但是村庄里的故事已经画上了句号。何尝不是已经对朝鲜对美国报以希望而寻求帮助的讽刺呢?

轰鸣的美军战机像是要碾压这个村落,低沉沉地掠过。影片中不断出现的狗,似乎有着某种所指。在恩洛家里,那只黑白相间的狗代表了情欲。大兵的到来代替了狗。屠户“狗眼”被混血儿张成用屠狗的方式泄愤吊杀,于是杀狗的“狗眼”成为了狗。杀了屠户的张成在开篇的时候坐在摩托车后的狗笼子里,蜷缩着,躲闪的眼神,像是一只待宰的狗。犬吠,呜咽的或是凶狠的,都泛着寒冷季节的干燥、肃杀。一道铁丝网隔开两个不能融合的世界:高人一等的美国占领者和国力虚弱的南韩。许多对立的角色被封闭在这个拥挤的村落冲撞:杀狗人与待屠宰的狗;美国人的韩国女人与他们生下的混血儿;外强内干的痞子与心藏杀机的羸弱青年……影片虽人物众多,但是没有一个角色是薄纸片,他们都是矛盾的集合体。为了求取在这个荒原的生存,他们努力的活着,直至丧失理智。

——从美韩军演想起金基德电影《收件人不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d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精神濒临崩溃的美国兵,本质上只是一个无助的青年。常年离家无依无靠的他依恋母亲,孤独感压垮了他。大龄婴儿一般的他不断挑衅着军规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越界。需要女人的大兵用医疗换取了独眼女人恩洛的委身。他满口宣称对女子的爱,却略有不顺就挥去一掌。他虚伪的嘴脸从一开始就显露无疑,目的明确地接近、利用、占有右眼失明的恩洛。他嘴上说着爱她,也祈求被爱,然而又物化了他的女人。女人对于他,就好像是玩具之于儿童。乖张的熊孩子放入了成年人健壮的身体,只能造就罪恶。“我离开之后你还会记得我么?”
美国士兵抓起刀企图在恩洛胸口刻下自己的名字,就像小学生在自己书本上写下名字那样,标明此物所属。

美国大兵与韩国女人生下了他,人们都喊他杂种。他爹回美利坚去了,留下他和他妈,住在一辆美国空军废弃的汽车里。

因杀了三个北朝鲜共产党而自视为战争英雄的昌华父亲,面对自家门前挖出的尸骨鄙夷的斥之为“共匪”,对屠户也颇为鄙夷。屠户断言他终有卖自家狗的一天。囊中羞涩之时,自命不凡的昌华父亲也只能将自家的狗卖给屠户。
昌华生性懦弱,面对村中混混一味忍让。然而最终却萌生了杀意。他对占有恩洛的美国人射出了两箭:第一次恩洛与大兵关系亲密,昌华怀着报复情敌的心态躲在窗后射出一箭,这是慌张的初次尝试,内心摇摆不定。第二次是在恩洛与大兵的关系破裂,甚至不惜自残的时候,甚至村民都拿着弓箭指向大兵,昌华果决地射出一箭。有了保护爱人这一层动因,他不再是单纯利己地射出一箭,有了道义的支撑,底气十足。这一次狠狠地射中了大兵的胯下,好讽刺。

他妈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拍他的照片,寄往美国,所有的信件都被退回,盖着“收件人不详”的标注。他妈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在韩国说英语、偷东西、跟人打架。

恩洛就像是几十年前的张武母,寄希望于美国驻军。期盼美国大兵能带给她们一个有希望的未来。然而大兵只是把她们当做拿来发泄欲望的器物。施以小恩惠,得到占领地女子的无限付出,在物化的女子身上刻下宣示占有的姓名,离开时像抛弃物品一样把女人们遗弃在绝望的村落。张武母亲的悲剧我们只看到她的最后,影片在恩洛的身上为我们再现了当年的悲剧。然而两代女人又是不同的。恩洛终究选择了反抗。在影片的尾声,美国大兵丧失理智,充到恩洛家,扯下伪善面具的他对恩洛展现了暴戾的一面。恩洛终究选择了自毁一目来断绝美国大兵无尽索取的理由。张武母亲终其一生都希冀与那个失去联系的黑人“丈夫”,
不断地尝试与他取得联系,以求张武生父能够给她和她的儿子去往美国的机会。对于张武一家,村落持有强烈的排斥感。她也从未尝试过融入。拒绝说母语,趾高气昂地说着英语,坚信自己终将被接到美国享受幸福的未来。嘴上满满的高傲,却屡屡同村民赖皮撒泼,偷大棚里的蔬菜也不以为耻。她已经活得没有尊严,却还在给自己催眠,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或许是这种毫无自尊的自我作践,亦或是长久的孤立排斥,她的儿子张武有着窝里横的暴力脾气。

他已经长成了一个韩国青年,他天生就是被人耻笑的。他摆脱不了美国黑人大兵留给他的肤色,甚至摆脱不了常年在身的军靴和雨衣,这显然也是美国大兵的遗物。没有人给他工作和薪水,他只能跟着一个狗屠混点生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