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辈与“海”

独眼女的独白
    成为独眼的怪物都要怪我那个该死的哥哥。变成妖怪以后我就被各种人议论和嘲笑,就连小孩子也敢公然的戏弄我。我变得很自卑,我用头发遮住自己丑陋的眼睛。我一直像老天祈祷,我愿意用我所有可以交换的东西来让我的变得好看。这样的愿望是到傻子将那张有一双漂亮眼睛的头像递给我的时候,它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强烈。我知道,我是喜欢傻子的,只是我以为傻子只会喜欢画里面的自己。关于用小狗来自慰这件事情,我的确羞于启齿。但是,我也是正常的女人,我也渴望被安抚和拥抱。只有在傻子面前我才会那么肆无忌惮的告诉他,我和我的小狗之间的秘密。我真的已经做好了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傻子的,因为我知道这个男人是喜欢我的亦如我喜欢他一样。只是,老天好象故意跟我作对似的,那两个王八蛋糟蹋了我。我原本以为,XXOO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但是那晚我唯一的感觉只不过是下半身的痛楚。在那两个王八蛋的身下,我听得到傻子在外面撕心裂肺的哭喊,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哭。我脑海里只不过想到了,之前在路上看到的那两只交配的狗。我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慌张,我继续着自己的上学生活,我努力坚持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没事儿的时候就到操场上看看那些长得很高大的外国男人,我想我只过是无聊了。
    那个美国男人,不,我觉得我应该叫他男孩。他太像个孩子了,他总是在寻找温暖。而我,不知道是为了感谢他还是因为可怜他总是会将就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想是因为傻子不要我了。当我将头发撩起,漂漂亮亮的站在傻子面前时,傻子居然没有看我第二眼就扭头走掉了。他难道真的是个傻子吗,还是他认为我已然是个破烂货不想再爱我了呢?没有傻子,我是寂寞的。我被这个该死的美国大兵玩得团团转,我一直都相信他的本性是不坏的。即使他让我嗑药,即使他对我对手的时候很多,但是我始终都觉得他是个可怜的好人。我也曾经想过,我会和他去美国生活,去做他的女人,成为他的妻子。我真的一度陷入了这个大男孩的世界里,我以为我们相爱了。但是杂种妈妈的例子又一次次的提醒我不要做白日梦。
      最后,我清醒了。我被玩弄了,我只是一个最后会被刻上名字的玩物而已。面对“不知道感恩,忘恩负义这些指责的话语”,我并没有心痛的感觉。我原本以为,我是爱情里的受害者,我应该很心痛才对。当我把刀拿到手上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心里眼里全是恨,我恨自己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最后,我发现,如果我的眼睛还和以前一样,也许所有的一切就都会和以前一样了。傻子会回来身边,会继续爱我。于是,我将刀尖对着那只眼睛深深的刺下。很奇怪,我没有痛楚,我有的只是长吁气。我觉得我解放了,感觉压在身上和心上的东西一下子都没有,我突然好轻松。世界好象一下子又变得清净了,原来有一只眼睛看不清楚的这个世界我是如此的怀念。
    再一次见到傻子,我们已经被一道铁栏分开。当傻子轻轻撩开我遮眼的头发,看到我原来的样子,傻子哭了,我也哭了。我不知道傻子为什么会哭,也许是因为我又回来了,也许是因为想到了我之前所受的那些苦难,也许是因为我们现在这样的相见,也许……而我,我只是因为看到傻子哭了,所以选择哭泣。我们都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不知道,老天让我在绝望里寻找到希望,又将我从希望中推向无望是不是初衷。但是,现实告诉我,我确实被这样的生活过了。我不知道以后我还会遇到些什么,也不知道下一次的希望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出现,更不知道下一次的绝望又会是怎样的绝望。我只是知道,我会活着,用无望的心态去面对生活中所有的希望和绝望。

       关于“海”,我发现她的时候他只有6岁。那年我好像50岁了吧,在船上太久太久了,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年龄。只是依稀记得,这艘船原来的船主将我从冰冷的海水救起,之后我就没有离开过这艘船。我和船主相依为命,船主死后,我一个人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那几年是我生命中很孤苦的日子,常常一个人躺在黑暗的船舱里,飘摇的船身好象我一样无法安定。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船头用拉出能被着大海包容的弦音。这是老船长交给我的,他说,“大海能听清楚你想要说的每一句话,大海能够给你最适当的安慰。”直到老天将这个6岁的“海”送到我身边。我开始为我们的生计忙碌,开始有担当的生活。我为她做早饭、为她洗澡、为她买衣服……我感觉我开始有生命,我可以过有人味的生活了。我像当初的老船主一样,细心的照料着这个孩子。随着这孩子的长大,我总是担心他有一天会离开我。于是,我对外宣称,“海”17岁的时候就会跟我结婚成为我的新娘。这就是告诉所有的人,“海”是我的,她是我的私有财产。我真的不想一个人呆在这湿闷的船舱里,我只是想要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海。
    “海”越来越大了,我受到的威胁也就越来越大了。不行,这样绝对不行,我要“海”留在我身边,不管用什么手段。我变得很狂躁,我想起了我的大喜日子。其实,之前我认为那只是我保护她的手段,但是现在这将成为我留下她的唯一办法。我开始疯狂的置办结婚要用的一切物品,每买回一样的东西,我就会感觉我们被绑得更紧了。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因为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不再对我那么关怀,她开始对船外面的世界好奇,甚至在我没收了她的音乐以后她故意去挑逗那些男人来让我生气。时间,时间,为什么时间过得那么慢呢?我无计可施,只有偷偷的撕掉日历来让自己大喜的日子可以加快到来。“她要离我,她要离开我”,这样的念头想想都让我抓狂。我无法忍受一个人的渔船,无法忍受没有人味的船舱,无法忍受一个人无望的生活。
    我所有的努力随着那个该死的男孩的到来全部变得无力。她要离开我了,她最终还是要离开这艘船了。我决定在她离开的时候将我也带走,当然她能带走的是我的尸体。就在快要窒息的时候,我居然还是想活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人原本想要活的原始冲动吧,我从没想过原来死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情。就在我差不多快绝望的时候,我看到她回来了。我小心的将割绳子的道收起,因为这个时候我是卑微的。原来,没有她我也可以有活下去的理由,我将自己想要继续生活的理由强加到她的身上,我好自私,我真的好自私。所以,最后我还是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只是在死之前,她终于是我的了,那片只属于我的海。

看来当生活走到最低谷时,我们也无需绝望,老天真是无绝人之路。也许老天觉得我们应该有更好的生活,不应该委屈的过日子,不应该把青春浪费在无望的忍耐上,而应该用在努力创造上。感谢绝望,感谢当时把我们逼入绝境的人们,是他们帮我打破了我幼稚脆弱的幻想,人生怎么不经历一些风浪。绝望、痛苦、只是让弱者一蹶不振,痛苦不堪,只能把强者雕刻的更加坚强,那些不能打到我们的,只能把我们变得更加美好。

那些明明过着最无望的生活还拼命想要努力活着的人,忽然觉得他们真的很勇敢。

   已经正式开始步入社会这个大染缸的我,最近总是被“希望”和“绝望”不停地折磨着。虽然自己一直对自己说,还是要心存希望的过下去呀!有时生活就像个婊子,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嫖她,到最后将你的激情耗尽后,她就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扔在一边。那个时候的你,还会记得当初那个单纯、善良过的自己吗?就算我们再回到原来的地方,穿上原来的衣服,吃着原来的食物……不管怎么样,有一个事实我们必须得承认,我们回不去了,永远!
    每个人在都不是完美的,或多或少存在着缺陷。像独眼妹、像傻子、像杂种,也许是身体有残疾、也许是脑子有残疾、也许是整个的人都有问题。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面对这不同人的嘲笑和践踏。哥哥曾经告诉我,到了社会这个大磨坊里面,不是你磨别人就是你被别人磨。而我,一直都想成为磨别人的人。
    

    

  如果你不曾伤心,如果你不曾绝望,如果你不曾被生活逼到死角,你根本不会知道你自己到底有多大能量。生活永远不可能真的绝望,当你觉得无路可我走的时候,其实老天早已经给你打开了另一扇窗。  只是看你有没有信心出发,有没有勇气去追求,有没有能力做好,也许年轻就要勇敢去追梦,去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不知不觉回忆已经遥远,有些事情明明当时很是清晰,可是现在想起是做梦一般,我甚至怀疑它们曾经发生过,真是不可思议,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做到的,到了今天,好像已经无法如当时那样,那样简单,那样纯洁,那样无奈,回头真想穿越回去,给那时候的我一些温暖。

故事发生在2001年的年底,电视上《激情燃烧的岁月》正在播放,突然家里来了一群人,还没有搞明白他们是谁,他们就开始拿东西,三下五除二的搬走了家里所有的,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包括我们刚才还在看的电视,甚至因为买不起洗衣机,而买的廉价的脱水筒,他们都不放过,这是我至今唯一经历的,一场传说中的被执行欠款,我的感受更像被抢劫,因为我没有欠过他们的钱,拉的东西却是我的生活物品。

图片 1

起初我们都晕的,女儿吓的大哭,她的哭声让我明白过来,这不是电视剧,是真的生活,也许是公婆最担心,还是发生了。因为孩子爷爷多年前欠的账,我们也被别人盯上了,家里刚才还是很高兴的,马上就要过年,本来觉得,一波波的要债的,已经好不容易都打发走了,可是银行连过年都不放过,或者是别居用心的人,不愿意我们的年能过好,而过于热情的参与对孩子爷爷欠款的执行,因为后来我们的电视出现在他家中,而他还是经常来我家的,否则不会对我家有限的东西那样清楚,真是中国好邻居,就是如今我偶尔回老家碰到此人,不管他多热情,我都报以微笑的原因,是呀!起初我真是有些恨,恨他落井下石,后来却有几份感激来,感激他帮我下定决心,帮我有勇气突破艰难的选择。

先生始终一声不吭,公婆同样是沉默。我不明所以,不知道他们到底欠别人多少钱,他们只说一辈子也还不清。听着让人绝望,到底多少我真的不清楚,只知道很多,多的都不想知道。女儿大概被吓着了,哭个不停,屋里的空气沉重的让我恼怒,什么破烂的日子,连点希望都没有,真是不让人活,都什么年代了。

不知道怎么熬过了白天,好不容易天黑了,哄睡了女儿,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发呆,我的眼泪也默默的来了。我想埋怨,也想发泄,甚至想报复,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先生也是无辜,女儿更是受害者,罪魁祸首的人是孩子的爷爷,我又能拿他怎么样?何况都是陈年旧账,还是贷款,还欠了那么多,那么久,这个地方已经让我伤透了心,当时已经让我绝望。

沉重的债务已经让先生痛苦了很久,以至于他曾经考上高中无钱去上,复读考上师范还是同样的理由很晚才去上学。毕业微薄的工资根本还不起他父亲当年欠的巨债,压抑、无奈、痛苦让他决定继续求学,谁知道遇到我,我们仓促结婚,又不得不面对,他不想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困境。

没有白天的事情之前,我还是没有搞清楚公婆他们的真实处境,原来的很难,比我想象的严重的多。再在之前,只是私人要账,都是催催,公婆说些好话,他们都会宽限一些时间,从来没有人如此绝情,经历了白天那场搞笑的不规范的执行,我已经无力纠结他们是否真的完全合法,只是他们的行为已经让我对这里完全丧失了生活信心。

这里已经无计可施,出去又能到哪里?回娘也不是我的性格,“既然选择了远方,我只能风雨兼程”,家我不知道路在何方,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除了哭泣,不知道能干什么,还不敢大声,怕惊醒了孩子,我只是想哭,不知道到底哭什么,为自己悲惨的现状,为孩子爷爷曾经的荒唐,为先生的无能力,为我在这个风雨缥缈的家所受的一切委屈,为前途之迷茫。

这个家的可笑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做事从来不和人商量。就是婚姻大事也是儿戏,结婚是我和先生结婚,可是是所有的事公婆从不和我们商量一下,他们奇怪的行为方式时常让我绝望,而先生好像已经习惯了,只是沉默,只有沉默,无奈的,绝望的沉默,让我也想放弃。

当我躺在医院白色的床单上,看着医院白色的房顶,等着穿白色褂的大夫,把我们的孩子送走时候,我觉得我自己好像要死了,听着她准备工具的乒乓声,整个世界好像静止了,时间也停止了,我绝望恐惧的看着这一切,我闭着眼睛任眼泪流,当我觉得那个穿白大褂的要把工具放入我们身体时,我突然爬起来,穿上衣服跑了,虽然那时,女儿还只是一个细胞,可是在我心里已经是我的孩子,我不能亲手把她杀掉,虽然是贫穷的生活,和绝望的处境让我做出此决定,可是终究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能,我也做不到如此狠心,放弃很是容易,难道背叛自己当初的选择,不是因为先生的问题,只是因为贫穷,只是因为他的原生家庭,可是他毕竟没有负我,绝望到极点,希望也从我心中升起,我就不信我养不活这个孩子,算了,起来继续和糟糕的生活战斗,勇敢的守护自己的爱情。

我哭着跑出病房,跑出医院,我告诉自己,我要生下这个孩子,不管多苦,多难,我也没有理由放弃她,因为我做不到,就这样,我又回到了让我更加绝望无奈的家。

我试着接受,也试着接纳,可是还经常被气的暴跳如雷,绝望至极,贫穷可以让人改变太多,可以让人冷漠、无情、麻木,很多事都不能以正常的思维去思考,即便如此委屈求全,最害怕的还是来了,我终于失去了一切,现在看来只是微不足道,可当时是自己好不容易,置办的一些可怜的居家必须的物品,也因他们执行走了。

虽然为了省钱,我们结婚公婆就不让我磕头,怕按规矩给钱,过年也不给孩子一分钱压岁钱,孩子生病也无不管,我们艰难操持的小家,也因他们瞬间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开灯,我只是哭了,我不知道明天醒来会如何?该如何?我坐在冰冷的房间,绝望的哭了,不敢开灯,怕先生看见伤心,不敢出声,怕女儿听见害怕,我在黑暗里无声无息的哭了,我其实也不想伤心,只是忍不住流泪,和先生回老家生活后的一幕幕在我心里回放,值吗?我问自己,这算什么,活着,只能算是活着吧!因为还没有饿死,只是精神的摧残,折磨,人早就快崩溃了,如果不是为了女儿,我也许早就放弃了,我明白了人们为什么会势利,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无从选择了,可怜之人的可恨之处,已经让我开了眼界,让我重新审视自己荒唐的选择,可是,一旦开始,我不想放弃,何况这次选择,不只是我自己那样简单,我不能逃避,也无从逃避,怨不得我刚来村子,他们都没有对我抱以希望,是他们自己也觉得我不应该来到这里,看来我呆在这里,已经毫无意义。

出去,已经成为了我心中的最强音,我不想忍耐了,我也不想被动了,我要主动出击,我要向生活发起挑战,“与其坐而待毙,何如起而拯之”,我已经忍耐太久,我已经压抑太久,我已经绝望太久,与其这样不死不活,不如出去闯荡自由,至少不被冷漠包围,不被无聊之人说笑,也不被要债人围堵,想到这些时,豁然开朗了。

多少年后,我想起那一夜,仍然很伤心,那一夜之后,我决定离开那个让人伤心、屈辱、绝望的地方,第二天,我们离开那个让我百感交集的老家。

多年前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们可以过到今天,过去的债务全无,有车有房,儿女双全,过去就是想,也不敢如此想,那时候只想逃跑,没有出路,今天才明白,原来是出路是,出来了才有路。

我不知道后来她过的怎么样?我能想象的,只有啤酒瓶子,碎碎的玻璃渣子,在静谧的夜里闪着绿幽幽的光。

贫穷限制了我们所有人的想象力,多年前,我已经记不得是单位组织的下乡一对一帮扶还是公益组织组织的公益活动了。村里的干部带着我们走在前面,路过一户人家时,若有所指的说,这户住着老两口,家里儿女都不养着他们。

生活在中国最底层的人,有时候谈不起尊严。

你也许永远想象不到这样的画面,也并不是多么值钱的东西,是要把人逼到何种境地,才能让人在绝望里生出这样的举动。

我看向那个房子,真的很小,像农村里一般人家的厨房那么大,两个老人站在门口,头发花白。村里的干部还在说什么,似乎是说老两口还有病什么的,我已经记忆很模糊了。

可是,没有离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