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暴力,自由——评《发条橙》

二. 后现代影像风格
这里主要分析的是《发条橙》那混合着表现主义风格的摄影与灯光艺术,以及电影风格化的,充满变化与律动感的影像节奏。这些也是整部影片艺术风格分析的精华与重点。
开头一段的影像风格给观众的震撼效果无疑是强烈的,同时奠定了本片的基调与风格。影片首先从阿历克斯的脸部特写开始,那夸张、诡异的造型,那淫荡、邪恶的神情令人不寒而栗,在接近10秒的定格后镜头开始向后拉,随即整个背景——科洛瓦奶吧缓缓呈现,镜头以对称构图的方式展现奶吧那极其黑色邪恶充满性暗示的布景造型,再配上风格化的独白,一举奠定本片后现代影像风格。
接下来痛打流浪汉一段,先是流浪汉头部以下(包括酒瓶)的特写,展现其落魄,然后又是一个拉镜头展现人物所处环境——夜晚的一条死胡同里,光线昏暗,老人落魄不堪。再来是从右侧出现闪动的人影——未见其人,先见其影。四个人影由于光线将几乎整个胡同覆盖——也包括老人,随着人影走近,画面被无比压抑。然后镜头转相反方向,四个年轻人缓缓走来。
与比利男孩打斗那一段是从一幅油画的特写开始,库布里克总是以特写开始场景我猜想就是要让观众看不到背景,猜不到接下来发生什么,同时又以后现代风格造型的特写加强这种诡异、疯狂的气氛。随后镜头向后拉同时向下移,才发现原来油画与另一个雕塑是歌剧院的顶部,破败的歌剧院舞台上比利男孩正欲轮奸一个少女。镜头转向另一方,阴影当中隐约能见到四个人徐徐从阴影中走出,这里的灯光又一次给人感觉以压抑乃至神秘。之后的打斗在影像上通过快速犀利的剪切,配上进行曲和人物表演性的动作,仿佛一场后现代风格的戏剧表演,极富暴力美学特色。
之后阿历克斯四人开车一路狂奔,采用强光直打人物脸部,展现出他们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阿历克斯回家后一段在影像上极为精彩,随着贝九音乐的缓缓响起,先是房间墙上壁画与蛇的特写,再来是一段快速剪切一组对裸体耶稣雕像各个部位的特写,接下是对阿历克斯脸部神情的特写,此时的他抽搐着几乎癫狂。于是画面从现实进入到阿历克斯的精神世界,人被吊死、原子弹爆发、爆炸、火山爆发、山石滑落的画面与阿历克斯吸血鬼般造型的疯狂而邪恶的笑容画面的特写交叉剪辑展现出来,将人物内心癫狂,对暴力、色情崇拜等反社会的心理特征淋漓尽致展现出来。
再下来影像的特点则在于其影像叙事节奏的变化。先是用快镜头展现阿历克斯与两个女孩做爱的场景,配上进行曲,使整个画面显得无比滑稽,丝毫没有性爱场面的诱惑感。这是导演对当代年轻人性开放随意的性观念的一种嘲讽,将他们的性爱表现的小丑的表演一般。再下来是河边阿历克斯对同伙的教训,这里采用慢镜头,同样配上古典乐,而在暴力场面时对人物表情的特写,对人物动作的缓慢播放,将现实声音的消去放大进行曲的声音使这一段暴力镜头的极富表现力,而这后一快一慢的节奏对比不仅使影片具有对称美,更体现后现代的影像叙事风格与传统电影的极大不同。
随后的谋杀猫夫人的场景中,在表现人物打斗场面的时候,库布里克采用了手提摄相机的拍摄方式,展现打斗场面的混乱。同时又出现大量主观镜头,通过镜头展现人物神情,使气氛更加紧张。猫夫人被“性器”杀死时的主观画面与一副油画(一个女人张开的巨大嘴巴)剪辑在一起既巧妙避免了直接表现血腥场面,又是影片后现代的调侃与无厘头风格的体现。
监狱一段中导演采用大量景深镜头与全景画面展现监狱里压抑封闭的环境,其中最明显的是监狱长廊中一个景深镜头,对称的画面中部长缓缓走向镜头方向,这种对称构图的镜头是库布里克的挚爱,在《闪灵》中的走廊里这种展现压抑环境的镜头随处可见。再后来阿历克斯出狱前的两段表演,多采用低位仰角的主观镜头,阿历克斯蹲在地上任人凌辱,此时的他经过改造失去了作恶的能力,变得无比渺小,甚至是无助与可怜。而裸女在昏暗的灯光中缓缓出场后对剧场人物神情的特写,对裸女身体的特写,仿佛仙女下凡般给人以震撼,配上诡异而神秘的背景音乐,迷离的灯光下似乎某种神秘宗教仪式正在进行。
影片后面的部分影像上不及前面富有特色,唯有在Home那一段对老人神情的特写以及结尾展现阿历克斯想象中天堂里人们交欢场景令人难忘。这一段给人带来的关于社会伦理以及人性的思考可能更震撼。
总之,整部影片影像十分华丽,仿佛一场视觉的盛宴,很好体现了库布里克对视觉风格的追求,他的电影可能因为晦涩而看不懂,但其中的画面绝对令你难忘。通过多种角度的摄影,表现主义的灯光,还有影像叙事节奏快慢的变化使整部影片成了后现代主义艺术风格在电影上最佳展现。
         
三. 后现代美工风格
后现代的风格在艺术设计上的表现是影片独具特色的另一大关键。人物的化妆、服装、造型,各种风格化的道具,各类浓艳色彩的布景,兼具超现实主义风格与表现主义风格。
首先回到开场的科洛瓦奶吧,让我们将目光集中在人物造型与布景上。据库布里克本人说,整部电影基本上都采用外景拍摄,只有少数几个场景来自专业的摄影棚,其中就包括这座临时搭建的奶吧。“我看过一个雕塑展,里面把女人的手指作为家具展示。从那里我得到了个灵感,用玻璃丝构成人体形状的桌子,放在牛奶吧里。晚年的John
Barry,我们的影片制作设计师,他设计了这个场景。为了得到这些人体形状的准确位置,John拍摄了同一个人体模特尽可能多角度、形态的照片,”库布里克如是说。库布里克对视觉效果完美主义的追求创造了一个影史上永恒的经典场景:阿历克斯那饰着半边的假睫毛、充斥着不羁与邪恶的眼神,袖口上血红的眼珠装饰。他与三个同伙坐在装横颓废的奶吧中,喝着掺入了迷幻剂的牛奶,手执着黑色的长棍,外穿着内裤以示性感。而奶吧则到处都是裸体的白色的女性,配以各种浓烈色彩与不同造型的头发,各种姿势的放置——有的向上平躺,有的跪在柜台上,她们的乳头是出奶口。背景是纯黑色的墙壁对比着白色的写法诡异的文字,整个场面的艺术设计不仅效果浓烈令人不寒而栗,更因为其大胆与肆意的风格而名流史册。
让我们再回到阿历克斯的家中,这一段的布景同样表现力十足。他那充满独特怪异装饰的卧室是由他自己的创造的,独属于他的领地,他养着大蟒蛇,墙上挂着他最爱的贝多芬画像,还有标记着穴位的女人裸体像,四个连在一起的耶稣雕像,头戴荆棘,表情疯狂,身上到处是血迹,还有充满浓艳而淫俗色彩的家具,壁纸。出了卧室,客厅中同样后现代的装饰,母亲艳俗的打扮,爆炸着的五颜六色的头发。这一切的布景、化妆、造型营造一个未来的超现实的家庭环境,符合原著中near
future的背景设定。
提到后现代的场景,还不得不提就是两处惨案的发生地——Home与猫夫人的家。Home中女主人那身艳丽的红色紧身衣,她躺着的那个像潜水艇外部白色内部紫色的沙发,奇怪的灰色雕像,墙上巨大的画着各种植物的画像,男主人凌乱的发型,突出的眼球,色彩鲜艳的衣服……更明显的是猫夫人的家中,无疑就好像是一座后现代艺术展览馆:各种充满性暗的画像,那根硕大的银白色的“阴茎”,“猫夫人”暗红色的头发,绿色的紧身衣,乳白色的丝袜,脸上浓艳的妆容。
整部电影后现代风格的装饰数不胜数,美工效果卓越。这些充满着性与暴力意味的布景装饰让整部电影有种美轮美奂、光怪陆离的视觉效果,营造超越现实生活的未来世界。这些装饰令人不由想起了《恶之花》中的描述,暂时忘却了的道德标准中美与丑,使暴力、色情拥有了美感、成为了一种艺术。在这些布景中,暴力与色情无关道德,成为美学范畴里摇曳多姿的一支,充满了表演性、舞蹈性、与戏剧性,使影片里人物内心后现代虚无主义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凸显。
        
四. 后现代配乐风格
提到库布里克的电影,提到《发条橙》,就不能不提库式标志性的配乐,他很少为影片专门创作音乐,几乎全部使用古典管弦乐,体现在《发条橙》中尤为明显。对此库布里克解释道:“除非你需要一个现代的配乐,我非常喜欢使用管弦乐,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音乐可以使用原版或改编版,就像《发条橙》里很多场景出现的贝多芬的音乐。但我觉得请一个作曲家是没有必要的,无论他有多优秀,他也不是莫扎特或者贝多芬。你有如此广泛的古典乐的选择,包括同辈人和先锋音乐。这样让你有很多机会在最初的剪辑阶段去试验各种音乐,在一些时候为了配合音乐而剪辑影片。这在普通的镜头组里其实并不容易做到。”在《发条橙》中,光说古典乐的使用是不足的,最重要的是这些音乐与画面的组合——有时是音画对位,但更多时候是音画对立,使整部影片独具意味,也极具颠覆性与创新性。
歌剧院内,罗西尼的歌剧《贼鹊》序曲的旋律中,比利男孩正欲强奸一名少女,双方互相拉扯着。这时,阿历克斯一帮出现,少女逃走,双方大打出手,在音乐声中厮杀着。整幅场景仿佛不是现实,而是正在上演的一出歌剧,人物舞台化的表演与对白更使现实与戏剧,真实与虚幻难以分辨。
疲惫的阿历克斯回到家中,放起了他挚爱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镜头快速切换,配合着音乐起伏,受难耶酥的塑像
,血,钉子,荆棘,血。。。扭曲的灵魂热爱贝多芬的音乐,因此脑中所幻想就是这些场景。华丽的音乐,变态的美。
        Home中,阿历克斯们利用男主人公的同情心赚进家门,却恩将仇报,举起女主人,踢倒男主人,开始了他们的邪恶表演秀。阿历克斯唱起了动听而又轻盈的《雨中曲》,多么悠扬的歌声,可是此时画面中阿历克斯却捆绑起那对男女,然后伴随歌声一边痛打男人,一边剪开女人的衣服,还踢翻书桌、书架。歌声结束,真正噩梦开始…
        欢快的《威廉退尔进行曲》响起,音乐是用合成器加快的,画面也是快镜头播放的。阿历克斯正与两位少女交欢,三个小人在音乐声中走来走起,在床上动来动去,各种超快的姿势很具喜剧效果与新鲜感,令人发笑。在欢快的进行曲中,性成了一场荒诞的闹剧。
        依然是《贼鹊》,阿历克斯自述式的旁白。泛着磷磷波光的湖水,柔和的光线,四人走在河边,镜头被故意放慢了速度,缓缓的,细节放大。阿历克斯的平静表面下酝酿着的是一场内战。旁白结束,急速的小提琴曲一下子突出,伴随着阿历克斯挥向同伴的铁棍,落入湖中的人挣扎着。他想要站起身,阿历克斯邪恶狰狞的微笑,背后亮出一把匕首,长号和定音鼓开始共鸣!鲜红的血从同伴的手背上流下来,恐惧的眼神、失声的痛苦表情,我们听不到任何暴力的声响,只有交响乐,掺杂着暴力的旋律,暴力美学…
 以上是五段音画组合形成的电影片段,每一段都极富感染力。库布里克的绝佳创意在影片中时常闪现,而以象征着真善美的音乐来表现邪恶称得上是库布里克的独门绝技。贝多芬的《欢乐颂》、罗西尼的《威廉退尔》《贼鹊》以及埃尔加的《威风凛凛的进行曲》等古典音乐称得上大名鼎鼎,在影片中却成为配合亚历克斯等人的暴力活动的背景音乐,库布里克通过最辉煌和最欢乐的乐章表达了对邪恶人性的绝望,跟经典音乐开了一个大玩笑。

这部影片不仅对政治、社会有隐喻价值,与心理学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评论家热衷于运用弗洛伊德那套精神分析理论来解释全片中无处不在的性暗示与布景的象征意味。而影片的内容更是涉及到了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主题投射技术、厌恶疗法等心理治疗过程。在细节的处理上,也随处可见心理学元素的运用。更为重要的是,影片中对人的知(认知)、情(情绪)、意(意志)、行(行为)四者之间的关系有很深层的展露,它带给观众无尽的关于人性的思考与心理治疗的几个流派所采用的人性观点的辩证也有很大的相似性。
库布里克在处理充斥着暴力与色情的场面时极尽电影语言的美学之能事,不仅营造出了前卫的视觉效果,而且开创性地将听觉元素融合在其中,古典交响乐与暴力及性镜头的配搭产生出了奇妙的视听感受。除了涉及到暴力问题,这部电影也与“洗脑”有关——在西方世界,“洗脑”好像是最为恐怖的话题,甚至比变态杀手还要让人谈虎色变,因为“洗脑”意味着对个性的完全抹杀,对个人自由的彻底干涉。
在这部电影的拍摄中,库布里克借鉴了许多记录片的拍摄手法,包括现场收音,只利用自然光照明以及在拍摄追踪镜头时利用轮椅制造颠簸的效果等。片中充满性和暴力的镜头。
影片主题直指“社会意识形态”,将自由与专制表现的都十分极端,充满了对社会的反讽内容。
阿历克斯的暴力和性行为令人深恶痛绝,政府泯灭人性的洗脑方式更令人发指——个人暴力与社会暴力。
叙事严谨,通过三个部分展开:阿历克斯和伙伴们的暴行,阿历克斯入狱及接受治疗,阿历克斯出狱后遇到的非人待遇及“痊愈”。
曾经的恶人阿历克斯在丧失了作恶的能力后遭到曾遭他恶行的人们的粗暴对待,此时,线性的叙事变成了环形叙事;对阿历克斯的个体恶的关照也变为人类整体的恶的关照。
对白呈现出一种舞台化,诗化。夸张的对白增加了影片的不真实感。
对白的文明语调与以优雅方式进行的野蛮暴行构成强烈对比,增加了影片的讽刺感和批判强度。
影像是华丽的。风格化的。
对性的直白描述却不是影片内容的核心,它只是暴力的表现形式,并且被赋予了极美的形式。
以盛大的古典音乐为背景进行着惨绝人寰的暴行,这既是音乐的盛典,也是暴力的盛宴。导演通过最辉煌的音乐与最欢乐的乐章表达了对人性的极度绝望。同时,音乐作为叙事元素参与到叙事进程中,金·凯利的《雨中曲》成为阿历克斯施暴的助催剂。
在影片的开始,是一张脸的特写。它似乎在微笑着,可笑容邪恶而扭曲,它像是在欣赏着自己。在接近10秒的定格后镜头开始向后拉,随后镜头慢慢拉远,近景,中景,全景。整个背景——科洛瓦奶吧缓缓呈现,镜头以对称构图的方式展现奶吧那极其黑色邪恶充满性暗示的布景造型,再配上风格化的独白,一举奠定本片后现代影像风格。
与比利男孩打斗那一段是从一幅油画的特写开始,库布里克总是以特写开始场景我猜想就是要让观众看不到背景,猜不到接下来发生什么,同时又以后现代风格造型的特写加强这种诡异、疯狂的气氛。随后镜头向后拉同时向下移,才发现原来油画与另一个雕塑是歌剧院的顶部,破败的歌剧院舞台上比利男孩正欲轮奸一个少女。镜头转向另一方,阴影当中隐约能见到四个人徐徐从阴影中走出,这里的灯光又一次给人感觉以压抑乃至神秘。之后的打斗在影像上通过快速犀利的剪切,配上进行曲和人物表演性的动作,仿佛一场后现代风格的戏剧表演,极富暴力美学特色。
影片同时使用技术设备打破了常规的叙述方式,和现实的概念:快动作、慢动作、以及对超广角的使用,也使用了高速的、跳帧的方法拍摄狂欢的场景。还有很多镜头组——比如Alex回到家中或狱中——在这些镜头里,摄影机采用了固定机位,剪辑非常少。而且大多数的拍摄都是外景。
原著小说作者安东尼•伯吉斯在解释他的观点时曾说:“彻底的善与彻底的恶一样没有人性,重要的是道德选择权。”而从事着魔鬼般罪恶勾当的亚历克斯就在这彻底的善与彻底的恶中(不是“之中”)生存——他的外表是有机物,似乎具有爱的色彩和汁液,实际上仅仅是发条玩具。而可怕的上帝或是魔鬼,以及日益完善的,发挥着比他们更大作用的国家机器从未停止它们操纵一切的手,它们在黑暗中不动声色地为发条玩具们拧紧发条,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些玩具们走上自我毁灭之路……
  库布里克在这部有意隐去时代特征的关于未来社会思考的电影中提出了一个疑问:人在未来的社会体制中,在科技高度发展的过程中,能否依旧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自己的行为?抑或是作为一个“发条橙”任人支配而没有自己的主张?或者说人在社会体制中如何保持自己的自由意志?——库布里克的这个疑问似乎永无答案。
       ps;非原创,看了不少影评,自己整理的。

  库布里克在影片的剪辑上也下了很大的功夫,在展现暴力镜头时,他综合运用了多种剪辑手法。与希区柯克在《精神病人》中一样,库布里克也运用了局部剪辑的手法,虽然没有直接展示暴力和奸淫的正面镜头,但是局部镜头的快速组接使得观众目不暇接。主人公的特写镜头在犯罪过程中多次出现,其稚气未脱的冷峻面庞中带着空洞的杀伤力和邪恶力量,与施暴镜头的组接加强了场景氛围。在治疗阿历克斯的场景中,由主人公直接切到放映的影片,还是德国纳粹影片,加之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造成令主人公极度厌恶的心理作用。在治疗间隙,阿历克斯和女医生的对话中,使用了交互剪辑,阿历克斯的镜头是第三方的侧拍,女医生的镜头是从下仰拍的,两组镜头交互在一起,使得感到一定的压迫性,预示着治疗完成后的阿历克斯的不被社会接纳的遭遇。在棒打兄弟落水的戏中,阿历克斯右手袖口的装饰眼珠也被剪辑加入一个镜头,这也是为后面阿历克斯不能闭眼接受治疗做了铺垫。与《2001太空漫游》相比,这部电影剪辑更加干净,不显冗长拖沓。这也体现库布里克为适应不同影片的剪辑风格所做出的变化。

       
 伯吉斯在小说被追捧之后,说,“我们身上原罪深重,反而认为恶很诱人,破坏比创造更加容易,更加壮观……我的讥讽小书竟吸引了许多人,因为它就像一筐坏蛋,散发着原罪般的臭气。”就是这一部散发着原罪让人恶得诱人的臭气之韵的小说,让库布里克重新用电影的方式包装,表现其一贯的主题——人、人性、人类米来。

    六.结语
《发条橙》的伟大不仅在于其后现代的艺术风格与表现力,更在于其形式与内容完美的结合,而不像很多电影精致的画面下包裹着的却是空洞的灵魂。《发条橙》是一部内涵无比丰富的电影,其中对于人的本性的无情揭露,对工业文明扼杀人类天性的深刻反思,对个人自由与社会道德关系的探讨,对善与恶相对性的思考都极具挖掘研究的价值,由于本文主题是影片的艺术风格,所以就不对主题进行更多深入的探讨。这里只想说明的是,一部伟大的影片,不一定要宣扬正统的价值观,但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不一定非得抛弃形式去追逐形而上,但一定要让形式为内容服务,不一定非要解决什么社会问题,有什么积极的社会影响、教育意义,但一定要提出问题,引发观众独立的思考。而这一切的伟大诞生的前提都要有宽松自由的文艺创作环境与具有理性与思辨能力的观众,《发条橙》在英国禁了30年,在中国更是不可能上映这种影片。我想说的是,只有我们的政治与文化环境到了能让这种影片上映的阶段之时,我们的文艺创作者才会贡献出令世人惊叹的伟大作品。
                     
                                                                                 2011.5.23

  主人公阿历克斯带着三个兄弟,离开奶吧,在路边对一个老乞丐拳脚相加。又来到废弃的剧场,他们以四敌五,用舞蹈般的动作教训了身着纳粹军服的混混,被凌辱的女孩趁机侥幸逃脱。接着,他们偷得一辆跑车,阿历克斯用极限速度驾车,来到郊外一个名为“家”的别墅,他们对男主人拳打脚踢,对女主人实施奸污。浑身罪恶的阿历克斯终于落网,被判入狱十四年。而在新政府的改良犯罪措施下,他得到治疗和改造,以一个“新人”的姿态重回社会,却得不到认同,在丧失犯罪能力的同时,还遭受昔日所犯罪恶的报应,最终从高楼上跳下……

       
在赌场里,阿历克斯见到了比利和他的四个死党正在用一个女人玩游戏,将其衣服扒光。而当阿历克斯一行四人拿着手中的木棍时,赌场的整个场景变成了一种游戏式的狂欢表演。随着剪辑、音乐的变化,随着两班人马的戏剧式的夸张打斗,节奏逐渐加快,将地痞与地痞之间的暴力色彩的快感传递而出。当获得胜利后,阿历克斯开车在路上飞驰,让迎面而来的车辆顺速躲避,而强光直打在人物的脸庞,展现出他们四人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好似黑夜里的魔鬼,从而在表面特征上形成一种逆行车道的大胆与超速度恐怖的同时,在内里传递出了以阿历克斯为代表的青年人对正常秩序的践踏与挑战。而当他们以借电话之名,潜入作家之家,以及从窗户爬入富家女的房子,阿历克斯都极力地展现出自己的疯狂的举动,并且了获得心理变态性的满足,将富家女活生生地打死。

               《发条橙》的后现代艺术风格
一. 故事简介
《发条橙》是电影大师斯坦利库布里克1971的一部惊世骇俗的邪典电影,它改编与英国作家安东尼博金斯的同名小说。电影故事背景设定在了不久的将来,以主人公阿历克斯第一人称的视角讲述了他的一段经历。阿历克斯率领几个和他一样游手好闲而又有暴力倾向的少年到处寻欢作乐,他们首先痛打一位流浪汉,随后找到一群欲强奸一少女的流氓,将他们痛打一顿,又一路驾车飞驰进入一乡间别墅借故进入家里轮奸女主人并将男主人打残。第二天,阿历克斯教训了手下一顿以确立自己的威信,晚上几人想用相同方式进入独居的富婆“猫夫人”家中,“猫夫人”报警,阿历克斯进屋二人争打起来,阿历克斯失手将“猫夫人”打死。欲逃离时又被手下报复当场打昏以致被警察逮住。阿历克斯入狱后急切想缩短刑期,于是自告奋勇去当一项名为“路德维柯”计划的实验品。此计划是为了改造罪犯而发明的,其原理是让实验者在观看暴力淫乱法西斯的恶性的电影片段同时为其注射某种药水使其产生条件反射式的恶心。实验很成功,阿历克斯从此成了一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地“善人”。然而重返社会已毫无危害性的阿里克斯却遭到了家庭父母的抛弃,同时更遭到以前他的恶行受害者的一一报复,最终阿里克斯不堪折磨选择跳楼结束自己的生命。不料自杀未遂在医院时以前的政府高官为了政治目的要求阿历克斯配合作为成功治疗典范,阿历克斯欣然与其达成肮脏的交易。

  电影的故事结构非常清晰,库布里克将故事情节划分为三大部分,即:阿历克斯的犯罪生活,阿历克斯的牢狱生活,阿历克斯的出狱生活。在这三个不同时期,阿历克斯的心理状态也全然不同,人性更是从扭曲到被拧断,他从一个了欺凌和侮辱他人的恶人变成了政府试验的小白鼠,变成了社会的弃婴。库布里克在第一部分的叙述可谓是浓墨重彩,变态的心理,罪恶的行径,华美的音乐,无辜的受害者,压抑的气氛……这一切交织成的生锈刀片在人的内心剐了起来,震撼人心的犯罪场景让人哑口失言,我们只得发出无可奈何的叹息。在第二部分,阿历克斯和神父的对话以及看书时的白日幻想还是有些亮点,还保留着人物的罪恶的本性和逃离监狱的欲望。但是总体看来,这部分不如第一部分,在人物为什么厌恶监狱的问题上,库布里克的刻画不够细致,是想要自由,还是厌恶罪犯,又或是记恨监狱警察,在逃离的原因上影片没有做到很好的铺垫。第三部分是影片的高潮部分,家庭的抛弃,流浪人的打骂,昔日兄弟的毒打,作家的致命报复……这部分似乎有罪恶报应论的痕迹,但是人性的泯灭,以暴制暴的效果以及对政府洗脑式的灌输教育的不敢苟同才是库布里克真正想要传达的思想内容。

     
著名艺术理论家约翰· 劳森在《美国文化随笔》一文中指出,“人同他在其中生活的环境的分离,人与人之间的隔绝,人失去了相爱和友善的能力及其结果——绝望、丧失信心以至道德上的虚无主义,从而使人到性生活、乖决反常、麻醉剂和毫无意义的暴力行为中去寻求安慰。”电影《发条橙》正是这一文化的真实反映。影片中,阿历克斯和皮特、乔治、迪姆三个死党在科洛奶吧喝完混合奶后,产生了一种暴力的幻想,于是,出奶吧后碰到一个乞讨的老汉,在其以兄弟之名讨要零钱的时候,遭遇了他们的毒打。那混乱的吼叫与木棍的击打,以及拳打脚踢形成了一个以暴力之名,发泄的狂欢。而这种狂欢是一种青年人病态的表现,让人看不到欧美社会人与人的尊重(尊老问题),以及法律与秩序的症候。老人口中的,“这个世界也容纳不下一个老人,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实则是导演库布里克对当时社会的一种控诉与批判。

五. 后现代表演风格
整部电影的演员表演与其说是在演电影,不如说像是在演一台舞台剧。人物夸张的表演,舞台化的对白,说话时的考究的用词,拿腔拿调的语气,仿佛在朗诵戏剧,一些台词更仿佛是在表演一台诗剧。
首先是阿历克斯的表演与对白,本片采用第一人称叙事,所以有大量阿历克斯内心独白,而他的语言充满了一种嘲讽性。例如阿历克斯在施暴的同时称观众为朋友、兄弟,称自己为“您忠实的叙述者”、“您忍受折磨的朋友”,还有其他一些文学腔的独白加重了这种嘲讽,例如阿历克斯在家中床上一边性幻想一边作诗,阿历克斯入狱前的有一段独白等。除去语言外,阿里克斯扮演者那夸张的形体动作与杂糅着邪恶、淫荡、癫狂、无辜等等多种心理的神态表情为影片风格的形成增色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几段表演例如在Home时一边唱着《雨中曲》,一边跳着踢踏舞,一边尽情虐待着房主;还有河边教训兄弟时那优雅而又敏捷的身手,疯狂到极致的咆哮让几个兄弟完全被震慑住,毫无还手之力。当然还有出狱后失去反抗能力遭人报复时的无助的神情与惹人怜悯的话语,被囚禁被迫听贝九时仿佛被撕裂一般痛苦表情,还有影片结尾与部长交易的典型小人式的洋洋得意与得寸进尺。主演麦克道威尔的表演几近完美。
当然影片的配角表演的出色也是影片成功重要因素,许多人物出场时间短暂却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配角的表演都抓住了人物的特色,表演得活灵活现:之前憨厚愚笨任由阿历克斯玩弄之后残忍报复仗势欺人的蒂姆,野心勃勃心狠手辣的乔治小子,毫无限度的娇惯溺爱孩子的父母,恨铁不成钢的老师,呆板严肃却在裸女出场时露出着迷神情的警卫,体态臃肿却又坚持真理的牧师,由于不幸而内心走向极端与疯狂的左派作家,为了政治利益不择手段满脸虚伪的政客…一个个人物形象令人难忘。
纵观整部影片,人物夸张的表演与对白增强了影片的不真实感,如果光听对白,会以为剧中人物有足够的文明程度,这无疑与他们的行为形成强烈对比,其实他们是以一种看似文明优雅的方式干着野蛮人的行径,这种对比加深了影片的讽刺与批判力度。

  《发橙条》里的人物,几乎都是被欺凌和被侮辱的,他们的命运也都是悲惨的。在一个充斥着虚假和教条的世界里,在一个没有人性选择的社会中,到底谁才是罪恶的?俄国作家托斯陀耶夫斯基曾在《罪与罚》中借小说人物之口说到“犯罪行为总是伴随着一种病态”,而“犯罪是对社会制度不正常的抗议”。可见,犯罪行为固然是可耻的,是不能被美化拔高的,但是当社会成了滋生犯罪的温床,那些被上了发条的机械人们又怎能不受凌辱且不自知呢?库布里克以他深邃的目光,指引着我们走向人性和哲理思考的荆棘长路。

通过阿历克斯,我们看到了奶吧白色裸女以千姿百态放置一旁的雕塑,看到了外穿内裤的“病态”性感,看到了暗示性的油画,也看到了银白色的“阴茎”,乳白色的丝袜,等等。或许,正如库布里克对片中主角亚历克斯的评价,“他代表的是人类的本能冲动,是我们本性中被压抑的野蛮一面,它可以完全享受强暴带来的快感,而丝毫没有愧疚感。”

  《发条橙》的音乐运用是独具匠心的,库布里克在音乐搭配上的造诣从《2001太空漫游》中就有所体现。首先,贯穿全剧始终的是著名的《雨中曲》。从阿历克斯在作家夫妇家中施暴时的边跳边唱,到阿历克斯重回“HOME”在浴盆中的高声歌唱,再到片尾曲。这么一部经典的音乐多次在不合时宜的场景里出现,加重了对罪恶的谴责,同时也对现实社会人们的假正经做出了批判。贝多芬的音乐是影片中的另一个重要线索,阿历克斯唯一的正当爱好就是迷恋贝氏音乐,就这样的爱好到最后竟成了奢望,在政府治疗阿历克斯后,他一听到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就要呕吐,政府洗脑式的治疗让阿历克斯丧失了选择力,磨灭了基本的人性。在很多场景都配上了高雅的音乐,这些旋律和画面形成逆向的对立,形成飓风冲击我们的心灵。在群交的那场戏中,三个人放荡的感观享乐配上欢快的进行曲,使得人感觉到现场是多么的荒诞不经和别扭。影片中音乐的使用很好的配合其表现主义的影像风格。

     
 可笑的的是,当阿历克斯从施暴者变成受害者(或者承受者)的时候,他成了一个失去原有本色之人。阿历克斯为了提早出狱,同意参与实验。而国家机器试图通过科学试验的方式将犯罪份子从原来的行文中救赎出来,让其变成时代的好人,乃至政治宣传的工具。也即,将他们有犯罪的念想予以清除。于是,从喜欢暴力狂欢的阿历克斯,终究在机器下变成了一个一看到暴力,或者准备实施暴力时,就会产生心理不适,想呕的同时,有一种莫名的恶心。可以说,这在库布里克看来,是“给人性健全与完整带来最大威胁的,是来自于资本主义社会专制的权威组织和所谓健全的文明。”

       青色睫毛,犀利眼神,冷峻面庞,白色裸女,乳色牛奶……裸女雕塑身上的头发、睫毛、阴毛展露无遗,而四个年轻人坐在交叉双腿的两个裸女的身后。影片一开始就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在这个并不久远的未来时代,奶吧里的裸女模型供应混杂着迷幻药的牛奶,狂欢的人们久久不愿散场,这掺着邪恶元素的牛奶成了催情剂、兴奋剂,迷狂的夜晚需要肆意发泄。

其实,在阿历克斯的眼里,世界是一个充斥的暴力,沾满邪恶的空间。他会以一种领导者的身份证明自己的存在。于是,他会在奶吧看一个女人唱歌而痴迷,而同伴的吵闹遭遇其当场一棍,并发出警告。然而,当阿历克斯与他的三个死党关系发生了裂痕之后,他也会以自己的方式,让他们臣服。当他们一行人走到河边的时候,阿历克斯狠狠地教训了那三个死党。库布里克在这场戏中采用了慢镜头与古典音乐的配合,将阿历克斯的“狠”通过特写来予以放大,同时将现实的生活随着进行曲的声音而逐渐消解,以此凸显出了强大且邪恶的暴力色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