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的父辈

归来的元斌带来了颓废、神秘而强硬的大叔。大叔一出场就是一身黑衣,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叔全部的表情。他看起来给人冷漠而疏远的感觉,不和任何人交流,但是有一个例外:隔壁小女孩小米。小米可以说是大叔生活里的一米阳光,大叔孤独的心只对这个年幼的女孩展开。小米帮大叔下载音乐,并收取一定报酬。比起妈妈,小米更愿意和这个奇怪的大叔待在一起。为了躲避妈妈的寻找,大叔用脚将饭碗推下桌子,小米很麻利地接住了,这个场景真心逗笑了我,为这两个年龄跨度大却又充满着默契的人。元斌在里面精湛的演技吸引了我,大叔的台词感觉不是很多,很多时候上用眼神来演绎内心戏。当大叔看到小米的妈妈被害,小米不知所踪,特工身份被揭晓,决定重出江湖。元斌对于动作戏的拿捏还是很有潜力的,戏里的爆发力也很厉害。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大叔在看到小米被人剜下的眼睛,尽管是假的,但是大叔却误以为真,元斌眼神里的愤怒和绝望,这个角色隐忍而复杂的情感被完全释放出来,在此时达到了高潮。小米其实真的很幸福,因为有大叔的守护。
这部电影很容易让人想起这个《杀手不太冷》,也很容易让人拿来比较,因为都是老少组合,但是平时作为韩国花美男形象出现的元斌这次的银屏形象却给了我不小的惊喜。支持他!

影片里,残忍的各种杀人手段,仿佛要溅出屏幕的血浆,干净利落决绝迅速的打戏,还有一个仿佛死神的男人和一个小女孩的温情故事。
夜店交易,然后被舞女偷了毒品?!
然后开打,那个胖子还挺能打的,一个顶好多个~,但是嗯,男的拎着一啤酒瓶,“嘭”爆头了,好吧,那胖子没倒。
毒品被抢了,男的笑了抛出了一句“真他妈的操蛋”,杀伤力~
元斌出现了,凌乱的发型和嘴角的胡渣,戴着帽子遮住自己,一种不修边幅的样子,孤傲却并不伟岸的背影。挑东西,然后迫于无奈买了个东西,转身回去的时候看到了白菊。他驻足,望了一会,眼神里候像带着点什么,然后就拎着几朵花和东西回去了。
声音好评,“给我出来、想死吗”清冷却强大的气场,小米就嗒嗒嗒地冒了出来,穿着小红外套,眼神澄澈,聪明很会赚钱的一个小女生,他们两个就面对面的坐在一张饭桌上吃饭,分享元斌买回来的香肠,其实他是很善良的吧,只是疏于交流。
“你也认为我是坏人吗”元斌问小米,那时他的眼睛里没有了冰冷,闪着光,仿佛在期待着这个答案,收到了“更适合待在监狱”的回答时,他自嘲地笑了一笑,好像在想:也对,像我这样的,还想奢望什么呢
的既视感。
然后,好讨厌小米的妈妈喊元斌大叔,哼,明明就不是大叔这辈的好吧。几乎所有遇见元斌的都叫他大叔,也许是对他的这样子感到害怕又不屑吧。
前一秒还笑,后一秒就变了。原来菊花是为了去祭拜他的妻儿,原来他的妻儿在开开心心的为孩子买了双小鞋鞋的之后,明明两人前一秒还在笑着招手,可是后一秒就天人两隔了,车子都被碾成渣渣了~自己深受两枪,车子里流下的血,是他的老婆,是一个母亲,是一个未出生的孩子呀…
“三天抓不到人,就把你和你弟送去非洲当男妓”这句莫名好笑~
哦,原来小米的妈妈就是那个舞女,厉害了!可是身为一个母亲,让孩子就这么目睹着一切,真的是太不尽责了吧,注射毒品,毒品发作,那一声声就这么敲进了小米的心里,她心里一定又害怕又厌恶吧。知道自己打小就被叫做“垃圾桶”却依旧笑的那么灿烂。一大早就离开了,却给元斌留了早餐,还给他做了一个黄色的美甲,好萌~
还有,长得那么大叔,还戴着小米那粉粉嫩嫩的小耳机!
小女孩被抓包的时候,指着元斌,可他走了。她心里会好难过吧,本来以为,都待那么久了,会是朋友吧,可是他不承认。她要回自己的MP3是想把一切都撇清吧,那时流着泪转过身砸着心说“…可是我也不会讨厌叔叔的,不然我就没有可以喜欢的人了”
一个小小的女生能一路把这些承受过来是真的好棒了。
更残忍的来了,要一个小女孩亲眼目睹着妈妈被伤害,流着血,痛苦地叫喊,即使再讨厌她妈也承受不住吧。
那个黑道小子真的超级残忍,非主流的刘海加上那个眼神。“磨蹭什么!”然后就被他哥溅了一脸血~
元斌和那个杀手在全场欢腾扭动热舞的人群里,对望着,形成两个静止的对立气层,眼里都冒出了死亡和求胜的欲望。
嗯,大叔剃了头发,配上西装,干净利落,英气逼人呀。
“为了明天而活的人,会被只在乎今天的人杀死”
所有该死的坏人都死了,很庆幸,小米的眼睛没有被挖掉,那个杀手是善良的吧,至少对小米是的,额头的伤口上有了小米的创口贴,就不疼了吧。
我们都知道,杀了那么多人是要负责人的,哪怕那些人该死。
小米和大叔的最后的一个拥抱,第一个真正的拥抱,是朋友,是家人,是依赖吧。大叔的指甲上还有小米做的美甲呢。

昨晚熬夜看完了《大叔》,期待了两个月的电影,终于没有令我失望。本事冲着元斌的表扬、演看的,实际上他也真的很出力,给了观众一份满意的作业。很高兴地看见他一步一步地在成长,从十几年前看到他的《蓝色生死恋》开始,就爱上了他演的泰锡,那种霸道而宽容的爱情,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演出来的。虽然从那以后他一直顶着花瓶的帽子在演艺圈生存,并且自《蓝色生死恋》之后,并没有更好的作品。

大学以来就很喜欢韩国电影。最近一两年一直在日漫坑里所以电影看得少了许多。但《大叔》上映的时候正是我看韩片的高峰期,却无端错过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是元斌主演的。
  我一直不讨厌元斌,但也确实没啥特别的感觉。曾经的他在我眼里只是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不太是我那一卦。印象中那个时候我比较迷的演员是伊万麦克格雷格、爱德华诺顿,华语影坛的张震,韩国演员比较喜欢崔岷植。
  所以,在我知道韩全年票冠《大叔》是元斌主演的时候,直接脑补成一部帅比装逼范影片,忽略了。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才是彻头彻尾的装逼犯。
  前几天一个男性朋友突然给我推荐《大叔》,推荐词是:强烈推荐,这叫一个帅气!我倒是好奇,一个男人说元斌演的电影很帅气?在我看来,男人很少会夸赞长得比较美型的男人。
  于是去看。强忍着看到20分钟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给那个男性朋友发了条微信:太出戏了……元斌实在是太帅了害我没办法投入看电影!
  这是实话。我一直觉得自己对电影的关注点还是挺多的,故事本身、演员表演、台词、剪辑等等,总体来说是个很认真的观影者。但就是我这样一个人,生生被元斌帅的盯着他上上下下的猛看,各种分心,各种小鹿乱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美神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从暑假就开始期待这部片子的完成,10月29日在韩国颁发的大钟奖元斌就是凭借《大叔》获得了最佳男演员奖,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肯定,复出之后的第二部作品就获得了这么大的肯定,足以证明他选择慢工出细活的路是正确的。

  片中凌厉的打斗风格实在是赞,从元斌用钱包障眼夺刀那一幕开始,这种风格一直持续到结束。不花哨但是非常过瘾。觉得是个不错的故事,但最吸引眼球的绝对是元斌和动作戏。不得不说,元斌的每个镜头都是惊艳的。这大概是第一遍看完的感受。
  然后看第二、三、四、五遍,开始去注意一些细节,并且试着花更多精力去体会这个人、这件事。
  ——————————-以下开始疯狂剧透————————–
  先说说对大叔这个人的理解。在经历了丧妻丧子之后,他一直在自我惩罚。他萎靡、潦倒,但并非环境迫使他如此,而是他自己要让自己这样萎靡潦倒下去。
  为什么?因为在他看来,他的妻子和尚未出世的孩子是为他而死,杀手是曾经工作上结下的仇敌。这个秘密特工身怀绝技、屡立奇功,却没能保住自己最想要保护的人。所以他要让自己的余生都在自我惩罚中度过,快乐于他既是奢求更是罪恶。他关上了心门,不再与任何人发生亲密的联系,因为他认为自己只是个无法守护珍爱之人的弱者。
  关于他不与他人联系,其实还有一层我觉得也是要考虑到的,就是他曾经的职业。从国家安全部门退下来的人,我想有些人也不乐见他去招摇往来。

《大叔》的故事情节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而且因为剪辑的仓促,有好多桥段的衔接很差,如果详细追究的话,着实有很多纰漏。故事讲述主要有两位主角,车泰锡和郑小米。车泰锡是军情局的退役军人,本来可以拥有幸福的家庭生活的他,却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失去了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他也因为身中数枪而住院治疗。

  小米却是个例外。先说说小米为什么能成为这个例外。有人质疑大叔为什么会超出常态的接受小米时常来“打扰”自己的生活。关于这点影片没有直接交代,影片开始时大叔和小米的关系就已经很特殊了,这个后面会说。关于二人关系的形成我这么理解:这个问题一定要从大叔和小米两方面看。大叔自我封闭是出于自责,是憎恨自己而非憎恨他人,他不会主动接近别人,别人靠近自己的时候他也会把关系控制在线外,即便对小米也是如此;而小米偏偏又是那种死缠烂打的类型,不过她会对这么冷淡的一个大叔这么热情,客观上也是种无可奈何。因为别人都把她当小偷看不起她,妈妈是个毒虫对她的关爱也很有限。对她来说,大叔虽然很冷淡,但至少大叔不会让她觉得自己很下贱,大叔平淡的倾听和时而冷淡的对话对她来说已经是很珍贵的了。如果是一个正常家庭的孩子,估计跟大叔说过一次话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再说回大叔,从他后面的表现可以看出他本身其实是富于正义感和同情心的人,尤其是对小米这样的小孩,他从前不讨厌如今也不讨厌,甚至还有一层喜爱。只是他给自己设下的牢笼使他不会去为彼此的关系做什么。既然他的冷淡面孔和冷言冷语吓不走小米,他也就听之任之了。我相信起初他或许有反感情绪,但即便有,他反感的也是有人要打破这种关系的不安全感而非小米本身。时间长了,小米反而成了唯一一个对他还抱着强烈需求的人,成了他唯一感受活人气息的渠道。两个因为各自原因落魄的人就这样抱着对彼此的好感、不远不近的来往着。
  大叔和小米的第一场戏,就基本揭示了他们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
  那是在大叔的当铺门口。小米当掉MP3之后转身走了,大叔其实想留小米一起吃香肠,所以又找茬把小米叫回来,与此同时悄悄把香肠往桌子中间移了一下。果然,小米回来之后看到香肠,就留下和大叔一起吃午饭了。这是个很有爱的小细节,也足见小米在大叔心中非比寻常的位置。
  
  然而即便小米对于大叔来说很特别,大叔也没有越过他给自己设的那坐监狱与她交往。他对小米的态度,是很淡的温情,和克制。这种克制或许在平时只是他一贯状态的延续,但到了小米希望他作为爸爸去把自己从警察手里解救出来的时候,这种克制已经可以说是他主观上有意为之了。
  这场戏是二人关系的一个关键转折,也是大叔内心变化的重大转折。大叔看到小米被一对母子刁难,其实是很关切的,他注视良久观察事态的发展。然而当小米希望他站出来的时候,他却装作不认识小米,扭头走了。看不到正义感和同情心,此刻他表现出的是冷漠。他克制了自己,因为他无法做出跨越那道线的行为,或者说他不允许自己通过这种行为与别人建立亲密联系,何况那天白天,他刚刚去祭奠过自己的妻子。这一切都在提醒他,他不配。
  他也试图弥补,到文具店来跟小米搭话,又追着小米直到一条小街口。小米觉得大叔也像其他人一样认为她很丢人所以装作不认识她,但比起那个骂她乞丐的孩子,她觉得大叔更坏。这里补充说一点小米这个可怜的孩子,我想她偷盗大概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偷些家里买不起的东西使自己看起来和其他同学一样;一个是为了引人注意,因为平时无人关爱。若非如此,大叔那么冷漠的态度换做别人又怎么会甘之如饴?所以,即使这样她还是不会去讨厌大叔,因为如果连大叔都讨厌了,她就真的没有人可以喜欢了。
  
  其实她那时候不知道,大叔并非因为觉得她丢人而装作不认识她,而大叔想要解释但话到嘴边终究也没有说出口。他看着小米的背影远去,并没有再追上去,毕竟,一切都还有补救的机会。
  但原本可以慢慢去让小米明白的一件事,原本可以多请小米吃几顿香肠就化解的一件事,却因为小米被卷入毒品事件而突然变得渺茫。
  突然之间,他在意的人再次陷入危险之中,突然之间,一种再也无法挽回的痛苦袭上心头,突然之间,他珍惜的人又要因为他的无力而死去。
  他怎么能让这样的事发生第二次?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他要拼上自己的性命去保护这个人。这不仅仅是救小米,也是对他自己的一种救赎。所以,他爆发了。
这也是为什么,当他历尽万难,几次几乎丧命,杀光了所有人,却仍然没能救出小米的时候,他只有无力的跪在地上,准备举枪自尽。因为他人生的最后一次尝试,也失败了。他还是那个无力的弱者。经历了那么多悔恨挣扎,经历了那么多修罗杀场,他还是什么都没能改变。仅仅关上心门,已经无法化解失去的痛苦和对自己的憎恨。
  “大叔……”谢天谢地,小米走了出来。他让小米不要靠近,他不想让自己身上肮脏的血腥沾染了纯洁的小米。然而小米还是大哭着扑了上去。
  结尾,他走进文具店疯狂的把各种文具塞进一个新书包,他在弥补过去,也是在做他今后或许再也没法去做的事。
  他对着小米笑了。他终于保护了自己珍爱的人,终于可以不再自我惩罚,终于可以像很多年前的那个年轻特工一样,有勇气对自己珍惜的人说:抱一下吧!
  虽然他知道,这或许是最后一次,唯一的一次。
  突然想到王菲的《eyes on me》:darling so there you are/with that look
on your face/as if you’re never hurt/as if you’re never
down……尽管今日的一笑一泪,已是沧海桑田。
  影片最后没有交代大叔的结局,但此刻,无论他的身体是否会被拘束,他的心已重获自由。大叔在天堂的妻子和孩子,也终于可以笑了吧。

出院后他选择了一处破旧的住宅楼,在其中一室开起了当铺。因为他特殊身份的缘故,同样也是因为他痛苦经历的缘故,他选择了封闭自己的生活,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娱乐生活。唯独邻居家的小米常常来作客,并且相交甚深。泰锡也把小米当做自己唯一的亲人朋友来对待。小米是一个出身不幸的小孩,妈妈是妓女,对自己没有关心和照顾,大多数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呆在家里,如果出门的话也会受到别的小朋友的歧视。他们可以算是彼此的依赖。

后记:其实也是关于影片和元斌的,但正文写到情感喷薄之时收笔了,所以这些就写在后面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