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遣了

非常不错的时空穿梭题材,但现有的中文字幕翻译得有点怪,对理解故事造成一定困扰。
片子中的对话大多言简意赅,我对着英文字幕反复看了几遍,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翻译并制作了一个双语字幕,供影友们参考。

其实一直以来,国内对于外国引进电影的翻译虽然提不上出色,至少还算正常,除了对于政治以及种族等等问题模凌两可的翻译之外完全不会妨碍或者扭曲观众对于电影的理解,但是那些自作聪明的字幕工作者似乎不拘泥于单纯的翻译,而开始对于电影的字幕翻译加入了不少的中国元素。

    对于我来说,理解这部电影的一个大障碍便是对历史实在不够了解,那些主角想必都是赫赫有名吧,会让人看到了觉得熟悉亲切,看到他们被重新演绎成这个样子会觉得很有趣这样,可惜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群怪里怪气的人,结果就领会不到作者的苦心了。另一个障碍便是字幕了,我看的版本是很平庸的字幕,出的错误甚至连我都能听出来,虽然对于大体情节还是理解了,可是显然很多包袱笑料就错过了。后来听说另有一个特别好玩儿的版本,倒也并没有特别的遗憾,因为不知道那样的翻译算不算是太过,会不会只剩下翻译再创造的笑点,对原来的笑点都看不见了。这只令我痛下决心要练习听力,什么时候能不用字幕就把一部电影好好的理解了呢,真是很神往。虽然说现在字幕太发达,弄的我严重依赖字幕,即使是中文也是没有字幕就觉得几乎要看不明白了。
    至于情节本身么,觉得还是一般,还是有很重的套路痕迹,虽然其中也有创新的点子,仍然觉得是在一幅现成模板上填进去的东西,虽然也有出彩的小装饰,让模板看上去很漂亮,可整块板子还是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当然了,对很多好玩儿的想象还是很赞叹的,对那无拘无束的想象力很羡慕。
    总之看的之前我就是想看一部轻松愉快的消遣电影,这个目的还是达到了的。

字幕下载链接:

其实说到了这里,我对于中国元素的融入是没有太多意见的,到底电影是一个有地域性的东西,很多外国人的逗笑方式并不一定能够被国人所理解,而用中国式的语言诠释其幽默可以达到很好的效果。但是有一个词形容现在的国内官方的字幕翻译特别贴切,那就是过犹不及。

依稀记得从2016年开始,很多媒体搞起了“AI会取代哪些工作岗位”的预测。总体来看,信息处理类的工作普遍被认为是最“危险”的,而其中翻译相关的工作又名列前茅。

如有错漏,欢迎指出。

至少在我看来,电影的字幕是一个重在理解以及还原的东西,我们在观看电影的同时不光是在享受电影本身带给我们的乐趣,更多的还是它的地域性的文化冲击以及那种冲击之后带来的文化的包容性。字幕的翻译应该精准并且在不改变与原来意思的基础上加以让国人更好理解的修改。

在笔译、口译之外,又有一种职业被认为会最先被AI所取代,那就是字幕组。毕竟字幕组的主要工作是翻译对话,比起翻译文章来说肯定会更容易被AI替代。

可是,最近的两部电影,《黑衣人3》以及《马达加斯加3》中的字幕人员真的有一点走火入魔了。这两年“接地气”这个词火了起来,并且已经不光光被运用在了电影之中。在这两部之中,类似于“凤姐”、“地沟油”、“hold住”等等的网络用词以及流行语相继出现,虽然带来了很多中国式的幽默,但是却离影片台词的原意以及异国的逗笑方式越来越远。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AI带来的翻译技术会变成字幕组的敌人还是朋友?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其实有很多可开脑洞的地方。

我在观看这两部电影的时候感到最气愤的地方就是很多原本很出彩的小幽默以及美国式表达方式被硬生生地翻译成了简单粗暴、让人哭笑不得的无聊文字,而在《马达加斯加3》中,这个问题更加明显。
在我看来,适度的中国式翻译会在顾及影片台词原意的情况加增加影片对于观众的亲切程度,并且消除某些文化上的隔阂,而以上两部电影的翻译不过就是劣质的中国式的无聊玩笑,让很多原本出色的,聪明的语言显得低级无趣,说实话,如果非要运用这些低级到不行的幽默,为什么不放在国产电影里面大书特书,而非要在引进片中肆意出现呢?

图片 1

中国现在的网络热点基本上是“审丑”,大量的奇葩以及社会上的负面新闻占据了我们的视野,而对于那些美好的,充满了创意和积极的东西却一直在被忽视着。网络流行语的诞生一方面代表着网民的智慧与幽默,但也在另一方面反映出了现在人的思维的消极以及那种毫无底线的娱乐精神,而这一点在现在越加泛滥,把无知当智慧,把无聊当乐趣已经成为了网络的主流,不知道这是时代的悲哀还是整个社会发展必要的过程。

字幕组对AI是爱还是恨?

正是这些大量的玩笑式的话语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使得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其渗透,现在连电影的字幕都不放过,这真的让我作恶。

之所以大家都认为AI对字幕组来说是一种威胁,是因为从技术原理上来讲,AI取代人工进行视频翻译是一件非常合理的事。

我现在感到最可悲的就是,中国很大一部分电影人的存在让中国电影变成了笑柄,现在就连翻译人员也开始学习他们了,我还希望这只是你们对观众开的一个小玩笑。

首先字幕组翻译的文本对象大体是对话,比论述性语料更适合用今天的神经网络翻译技术来处理。其次,AI“阅读”视频的能力正在一天天提升,把视频中的对话自动转化成文字的自然语言理解技术,很可能取代字幕组的听译环节。那么语义理解和神经网络翻译技术结合,让AI可以进行视频字幕翻译,似乎就成为了顺理成章的一件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