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手比赛独一不拿枪的人,只求上帝让她多救一个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折木朋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然后,他开始参加钢锯岭的战役。他也成为了军队中不用带武器上战场的人,是不被上司看好的人,认为他胆小懦弱。在军营也受到战友的排斥,但是,当上战场之后,他的所作所为却堪称一个真正的勇士。

而道斯和多萝西那古典、浪漫的爱情线,是伴随着定情信物的翻开而铺陈开来,吉布森导演用明亮、复古的色彩,呈现出战争前的美好,战争部分愈是惨烈,这段美好就越让人陶醉,正是这段情感的铺垫,才让道斯创造奇迹的英雄形象更加真实、更加感人。

我想《血战钢锯岭》之所以如此打动人心,主要在于它讲述了一个由信仰创造的奇迹,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普通人创造的奇迹。
当然,道斯的故事虽然是真人真事,但电影仍然是创作的产物,也仍然瑕不掩瑜的出现了一些问题。
电影前半部分,讲述的是道斯的成长轨迹及他与多萝西的相遇与相爱。道斯的成长,不管是童年失手打伤哥哥还是从发酒疯的父亲手里夺枪,都是在为道斯信仰的构成提供一个有力的根据,为他后来坚持不拿枪不杀人做铺垫。但是,就如同大多数战争电影前半部分的日常描写一般,这部分剧情略显单调冗长,而对于道斯信仰是如何产生的描述却浅尝辄止,并不能完全让人信服。
而穿插进去的爱情故事,也不尽人意。和电影中不同,女主角多萝西当时并不是护士,也就是说,电影的这部分情节基本是创作的产物。“即将走向战场的新兵和美丽善良的护士”的爱情故事,好像已经在不计其数的战争片里出现过了,实在谈不上有新意。实际上真实中道斯和多萝西是在教堂里相遇并相爱的,这样的展开实际上更贴合这部有宗教意味的电影。不知为什么要杜撰成这么个老套的故事,而对于多萝西这个人物的处理也非常平面化(似乎是很多战争片的通病)。
梅尔·吉布森,是一个优秀但是却怀才不遇的伟大导演,虽然2000年之后他最有名作品只是《耶稣受难记》,对于那部作品,对宗教一窍不通的我不做评价,但是明显,此次堪称十年磨一剑的《血战钢锯岭》,也非常明显掺杂了导演在宗教方面的“私货”。
最明显的莫过于第二次战斗时,道斯被炸伤,躺在担架上,顺着绳索降下钢锯岭。这时摄像机移到道斯下方,在空中仰拍他。向下滑行的担架,仿佛缓缓升上天堂。导演既塑造出道斯战争英雄一面,却又赋予他降临人间圣徒的身份,来顶礼膜拜。
这种“私货”,观众能接受多少,我不知道。但无形之中,却给这部战争片,染上太多的宗教痕迹。
也许把宗教信仰和爱国思想夹杂在一起,不分彼此,才是《血战钢锯岭》最明显的创新,描写战争场面的部分因为新时代技术的先进而优秀,但是剧情却仍然停留在上一个世纪一般,王道又老套。
但是不得不承认,明明是一部标准的主旋律电影,但爱国思想部分却毫不生硬的融到作品的血肉中,再传播给观影的人。或者说,明明是一部主旋律电影,却意外的好看。我一直认为,文艺作品比课本宣传力强大的多,与其不停在课本里强调某些东西,不如创作出有真实感有血有肉的作品,让爱国思想无形无影却无处不在。这点,美国电影确实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图片 2

他会在子弹横飞的战场上用尽自己的力气去拯救每一位队友,只要有任何意思希望他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队友,就算是身后有敌人紧追不舍的时候,他也坚持先把受伤的队友传送下去,然后再考虑自己。

十年归来,梅尔·吉布森用一部电影告诉我们,战争片并不是提倡战争,更多是宣导战争的恐怖。而一部好电影也不单单是刻画战争场面多么惨烈,更多的是剧情的内容,毫无疑问,这几点梅尔·吉布森在《血战钢锯岭》这部电影,都做到了。

在电影中,“密苏里”号战列舰的火力准备效果,是将钢锯岭炸成一片火海。实际上,榴弹爆炸后的火光只应该持续瞬间,而不会有如此剧烈而持久的燃烧效果。同时,钢锯岭位于冲绳岛中部的首里防线上,并非像电影中表现得那样,站在军舰上就能直视到。

图片 3

图片 4

“美帝”教你拍主旋律

于是,他用血赢得所有人的尊重,他的信仰也不再是大家讨厌的做作,所有人都信服他。终于在那个安息日做完祷告与大家一起冲上钢锯岭,最后也许是他的祷告真的起作用了,也许是他的祷告鼓舞了大家的士气,他们仿佛入无人之境,一举将敌人拿下。

但是在道斯看着史密提死去,眼含泪水的质问着上帝:“你想我怎么做,我不明白,我听不到你的声音….”那时候的他,无助又绝望,受伤的人那么多,死亡的人那么多,可是他只能看着,却又不能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

在片尾,自杀的日军军官是谁,也很令人匪夷所思。日军第32军司令牛岛满大将并非自杀于当时当地。据守钢锯岭的是日军第24步兵师团第32步兵联队第2步兵大队,以及第12、14、273独立步兵大队的残部。第32步兵联队的联队长北乡格郎大佐与第2步兵大队的大队长志村常雄大尉,都活到了战后。

图片 5

电影整个的叙事结构是采用标标正正的线性结构,整个剧情就是“开端——发展——高潮——结尾”,但是这样最简单粗暴的叙事方式,却近乎于真实的还原了战场的惨烈与血腥,让观众们看完整部电影能够清楚了解到,为什么德斯蒙德·道斯(安德鲁·加菲尔德
饰演)能够那么虔诚的信仰上帝,能够在战场上无所畏惧的救人、置自己生死于度外。

“钢锯岭”上的虚与实

今天看这部《血战钢锯岭》的时候,觉得没有去电影院看它真的是很可惜。该片获得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音响效果和最佳剪辑,手机上看不能完美的体会到音响效果。

「七芒电影」推荐最热门、最具口碑的电影,为我们衷爱的电影写影评,用各种角度去解读电影,而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不辜负每一部好电影。

《血战钢锯岭》片段,美军步兵用M1“巴祖卡”式反坦克火箭筒轰击日军碉堡。

图片 6

吉布森在电影中并没有刻意的丑化、弱化敌人,美国人信仰耶稣,日本人信奉天皇,各自为政。高程度还原了炼狱般的战争,横尸遍野、血肉横飞、残肢断臂,看得人心惊肉跳。战争是野心政治家的踏脚石,但士兵是为国而战的守护者。

《血战钢锯岭》以二战中冲绳战役的真实历史为背景,男主角“戴斯蒙德·道斯”也确有其人,隶属于美军第77步兵师第307步兵团第1步兵营B连第2步兵排。通常来说,电影是对现实的艺术夸张。然而,真实历史中的医务兵道斯,要比电影中描述得更为传奇。

他因为小时候意外差点将自己的哥哥打死,在知错后有了一个坚定不移的信仰,但是这个信仰在短时间内好像并没有帮他,反而使他的军队生活有些艰难。

《血战钢锯岭》的导演——吉布森在电影中花了如此浓烈的笔墨来渲染战争的残酷,并不是为了推崇暴力,更多的是宣导和平,这是一部反战题材的战争片。正如有的人说,看了中国的战争片,看完想去打战,而看了《血战钢锯岭》,完全没有一丝打战的想法….的确,最好的结果是没有战争,这样的电影才是一部好电影,爱与和平才是世界的主旋律,希望世界再无战争。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道斯在战场上的表现,看起来反而更像“虚构”的,以至于吉布森这样“阳刚”的导演,都不得不降低他“传奇”的程度,从而使电影看起来更“真实”一些。在电影中,第307步兵团第1步兵营抵达钢锯岭,看到悬崖上的网绳,在真实历史中是道斯与另两个志愿者爬上悬崖挂上去的。道斯并不是像电影中那样参战几天就负伤退下了火线,而是在前沿阵地奋战了23天。道斯救了多少人,也是个谜。他自己谦虚地认为拯救了50多人,营长则认为起码有100多人。最终,上报了折中的数字“75人”。甚至有被俘的日军狙击手表示,每次向这个在战场上四处乱窜的美军医疗兵开枪,都会卡壳。日军手榴弹炸伤道斯后,他并不是立即就被送往后方,而是原地等了5小时,才躺在了担架上。在返回后方时,他发现有比他伤势更重的战友,就将担架让了出去,忍着腿中嵌着17块弹片的剧痛,徒步走回了医疗站,途中还被日军狙击手击中了胳膊……

而戴斯蒙德却因为救别人受伤,被担架抬起的他嘴里呼唤的都是:“我的圣经,我的圣经。”这时候我真的会想,信仰的力量真的对那么强大吗?

图片 7

《血战钢锯岭》片段,医务兵“道斯”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抢救伤员。

图片 8

图片 9

《血战钢锯岭》片段,医务兵“道斯”冲锋在前,身后的战友以M1918A2“勃朗宁”式7.62毫米自动步枪(左)与M1“加兰德”式7.62毫米半自动步枪(右)进行掩护。

图片 10

可能观众对于这样理想的人物,怀有怀疑的态度,毕竟太过于神化。但是这部电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现实中的德斯蒙德比电影中还要传奇,救下了整整75人,是二战期间第一个没有杀死任何敌人却获得最高荣誉的士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