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iler

原著作品是本人打开科幻文学大门的敲门砖,自然印象深刻,在知道电影要被翻拍的消息后还特地又翻出当年的《科幻世界》重新拜读了一遍。说实话,本着原著肯定比电影精彩的执念的我本来是不打算观影的,不过要感谢某个坑爹友人,在其百般引诱下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影片在国内的宣传度严重不足,导致没有看过原著的观影者都会下入为主地将之归于儿童影视作品之中,孰不知《安德的游戏》及其续作《亡者代言人》可是连续两年同时获得雨果奖与星云奖青睐的佳作(建议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不过本人推荐只看《安德的游戏》、《安德的影子》和《霸主的影子》这三作就足够了)。
  
安德的游戏在原著作者心目中其实并不高(笔者曾坦言是为了后续的两部作品才动笔写的安德的游戏作为整个系列的定调铺垫),主要任务是为续作留下大量伏笔,尤其是为系列第五作,平行于《安德的游戏》时间轴的《安德的影子》做铺垫,你以为各方面都不输安德甚至更强的小豆子只是配角嘛?你以为IF会把拯救世界的筹码完全压在安德一人身上嘛?你以为安德的飞龙小队人选是谁为他精挑细选的?你以为这帮人类精英中就没人看穿所谓模拟其实就是真实战斗的骗局吗?你以为安德真的无敌到可以一人承受所有压力不崩溃吗?你以为安德家的另外两位会甘于做配角?少年的成长、心理和生活环境对人的影响,成年人与少年之间价值观的碰撞,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黑暗森林理论,凡此种种,都告诉你:安德的游戏只是传奇的序幕,连开端都算不上……
  
影片虽然在画面、剧情紧凑度和原声方面做得很赞,小演员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但是导演在剧情张力和表现力的控制上明显缺乏功力,几个重要的冲突点都是一笔带过,甚至压根没描述,比如舰队对安德的孤立(一开始在飞往战斗学院的途中通过赞扬安德一人来为其树敌,在成为本队实质领袖之后立刻将其调往绿蜥蜴),安德作为超生的第三子一直以来受到的欺压,姐姐的善和哥哥的恶(其实原著开头对哥哥还有额外描写,即安德临行前的夜晚,哥哥虽然要挟要杀死安德,但是最后却选择在假装睡着的安德身边轻声抱歉表达对弟弟的爱),小豆子比安德更强的战术战略能力(原著中安德在创立飞龙小队后保持常胜姿态,舰队不惜通过高强度小队战斗、打破每次战队1V1的规矩,将飞龙小队的骨干调往其他小队任职换成新兵蛋子、大战之后没等安德的小队洗完澡就下达1V2战斗任务等等手腕给安德施压,没有小豆子为安德提供的种种战略,以及在影片中有所出现,但是一带而过的在1V2战斗中为侦查敌方部署而使用的回荡绳,安德早就败了),佩查在模拟战后期不堪重负的崩溃、安德隐约了解到模拟战其实就是真实战斗的真相、小豆子看破骗局后选择对安德保持沉默等等重要情节,这些情节的缺失让剧情和人物后期的某些表现给人很明显的突兀感,影响了影片的整体水平,没有提前做过功课的观影者很可能压根没看懂或者没理解。
  
尽管如此,影片各方面的表现还是在水准之上,几个大场景也是魄力十足绝对值回票价,尤其对原作中心理游戏的高度还原,也是一大亮点。
  
PS:演安德姐姐的MM就是当初2007年在凯瑟琳泽塔琼斯与艾伦艾克哈特的《美味情缘》里饰演小萝莉的小演员,一晃而过没想到已经长这么大了。咳咳,一不小心暴露年龄了……

关注这部电影很久了,得知要在国内上映,前几天特地找来小说通读了一遍,情节还清晰地留在脑中,没想到这使得我在观影时获得了奇妙的感受:电影情节展开时脑中浮现了原著的描述,即使拍摄时限于时间大幅度压缩了剧情,但在回忆的帮助下对理解每个镜头的含义都十分有帮助。
我并不认同“看电影必须看过原著才有资格评价”这个观点,但个人认为,如果对某个题材比较热衷,看原著确实对改编的理解很有帮助,而且在看电影前先回顾原著更有不一样的感受——除非电影被改编的面目全非,与心目中的形象背道而驰。整体来说,我对《安德的游戏》改编的同名电影还是比较满意的,只可惜没有3DIMAX版可观看,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IMAX版。
因此,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谈谈《安德的游戏》原著与电影的不同。虽然二者看的时间相距比较近,但都只各看了一遍,难免有些差错,请原谅。
当然,电影与原著的细节差异相当之多,如果一一对比,只怕成为了小说的复述,因此只挑一些印象深刻的。

Orson Scott
Card科幻系列的第一部安德的游戏电影情节的来源,还算忠实于原著。故事背景是未来世界里地球已经两次遭遇过虫族的进攻,国际舰队认为必须在世界各地寻找天资聪颖的孩童,自幼便送到国际舰队训练儿童的空间站(“战斗学校”)进行训练,把他们塑造成军事奇才,人类方可有存活的希望。安德是美国男孩,有一兄一姊。在卡德笔下的未来世界里,世界由于人口过多,因而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三胎以上是绝对不允许的(我們提前實現全球化了!)。安德的父母生下安德的哥哥(彼德)和姐姐(瓦伦蒂)时,国际舰队发现两个孩子都是神童,但是由于彼德暴戾无情,瓦伦蒂又过于温柔,国际舰队认为他们不能在军事方面成才,因此特地准许安德的父母生下第三个孩子,即安德。安德也是个神童,很早就表露出他的天才和智慧。他自小就受到哥哥的欺负和折磨,姐姐则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安德。同时由于安德才智出众,因此国际舰队,特别是战斗学校的校长,安德的秘密指导者希伦·格拉夫上校,相信他是人类的最后希望,在他六岁的时候就把他送到了战斗学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ze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摘除脖子后面的监视器
原著中这个手术并不顺利,术后引起了安德强烈的不适;而影片只让我想到了一个场景——拔牙,特别是监视器掉入水中那一段,如果换成一颗被拔除的牙齿,也毫无违和感。
事实上笔者曾有过拔牙的经历,这与摘除监视器有处关键的不同:如果打了麻醉,手术过程中确实一点都不疼,而不像原著或电影中引起主角的不适。至于为什么不能打麻药,我想到的解释:监视器与神经直接相连,如果使用麻药,可能导致神经迟钝从而丧失作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官的资质,只能委屈安德了。
其实这部分情节足以以小见大、用来对比原著和电影的区别了:
(1)大段心理描写只能删掉,剩下一小部分通过安德的眼神、表情和部分语言以及心理医生大妈的口中流露——这也是这个角色出现的原因,我不记得原著里有这个有名有姓的角色;
(2)原著中手术前安德想的最多的就是他的大哥彼得,相较之下,电影中彼得的存在感严重降低,把双线剧情改编成了单线剧情,这个改编后面还会提到;
(3)这里是原著第一次强调安德对大人是多么的不信任:大人的常用谎言“一点都不疼”随着手术的剧痛立刻破产——这句哄骗我记得护士给小孩抽血打针时是最常用的。在安德眼中,大人是不能信任的,尤其是格拉夫。顺便一提,这种不信任心理也是格拉夫所希望看到的:格拉夫不希望安德有任何的依赖,即困难时刻大人会来保护他,他只能依靠自己。这才是一个值得托付人类命运的总指挥官,而不是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这一观点原著中多次强调,而电影中只是经由安德之父口中陈述了一次,通过安德两次“因自卫而大打出手大人却总是事后才赶到”表现了一下,如果没有看原著,想到这些怕是并不容易。

在战斗学校里,安德不但要学习在由学生组成的军队里进行模拟战斗,同时也要面对其他学生的妒忌、陷害以及各种其他尔虞我诈的行为。因为他在战略和领导力上的不世天才,也因为他的教师希望严格地测试他,他在战斗学校的进阶速度比其他学生要快得多。

2.视角的不同
原著中是天才儿童眼中的世界,读者是从安德的角度来观察,周遭并不单纯,可以说是充满了危险;电影中是成人眼中的儿童世界,很多时候是格拉夫的视角,情节被简单化了。而且格拉夫这个人物也有点脸谱化,不如小说那样有血有肉。

安德首先面對的是新生训练,在这期间,他结识了阿莱,爾後成為他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后来,校方提前结束了安德的新生训练,让他参加了名为火蜥蜴的战队,然而火蜥蜴的队长波让·马利德是個心胸狭隘,颇有暴力倾向的人,他不断地欺负、排擠年幼的安德,不让他参加训练或者战斗,幸亏受同樣在火蜥蜴對中遭到波让排挤的女神枪手佩查·阿卡利的照顾。在一次战斗中,安德违反了队长波让·马利德的不得开火的指令,使火蜥蜴反败为胜,然而結果波让不僅向安德大打出手,還把安德交易到野鼠战队。

3.双线剧情改编成了单线剧情、国际政治背景的弱化
彼得——安德的大哥——是小说第二条线的主角,他对安德充满怨恨,凶残而富有心机,在安德走后利用二姐华伦蒂的软弱,诱使她成为他的共犯,通过使用笔名在网络、专栏撰文控制舆论,世人不会想到代表理性派精英的“洛克”和和深受狂热盲目大众追捧的“德莫斯梯尼”这两个世界上最具有影响力的专栏作家竟然是一对未成年兄妹所扮演的,并且扮演者和角色的性格截然相反!在小说的高潮——安德全灭虫族时,洛克二人也达到了影响力的巅峰,导致了地球上甚至IF舰队的华沙条约国成员叛乱。
当然,小说成书于上世纪80年代,正值美苏对峙,这种政治背景放在现今上映的科幻片里突兀是肯定的;但是直接把彼得和华伦蒂的大段篇幅删除也不能不说是遗憾。短短的114分钟,难以兼顾两条线索的发展,是可以理解的。
顺便说下影片对于政治背景的弱化。原著里美苏的敌意被描述为“一旦战胜虫族,人类就会陷入内战”甚至是“不等虫族入侵人类就会爆发内战”,格拉夫在给安德不断制造压力的同时,同时也承受着上级给他的压力,给我的感觉是最坏的情况下IF(International
Fleet)都要破产、整个计划都被取消——华沙公约国不希望美国过于强大从而威胁自身的地位,各种势力暗流涌动。而电影中人类明显是铁板一块,紧密团结在IF周围,一切生产建设都以打败虫族为中心,未免有些太理想化。

在野鼠战队,安德结识了丁·米克。在和丁·米克的谈话中,丁·米克向安德坦言,他认为虫族的威胁其实并不存在,国际舰队为了保住政治权力才设立了战斗学校,而战斗学校中的儿童被剥夺了他们應有的正常童年,成为了政治斗争中无谓的牺牲品。虽然安德不同意丁·米克的论点(事实后来也证明丁·米克的论点是错误的),但是安德也因此学到了不應轻易相信他人的言論。

4.安德与彼得的虫人游戏
电影可不会特别交代这个流行于儿童间的类似于奥特曼打小怪兽的游戏有一条规则:虫人一方不能胜利,只能在巨大的劣势下失败——这是个单方面挨揍的游戏,而安德只能选择扮演虫人。不过也是在这场游戏中,安德第一次表现出了他站在敌人角度思考这一特异之处:在人类眼中,这是场人类打虫人的游戏,而在虫人眼中,这就变成了虫人打“粘人”的游戏了。

后来安德又转到佩查·阿卡利的凤凰战队,并且进步奇快,不久便成为全校最佳的战士。同时,战斗学校的网络中运行的心理游戏也对安德进行了心理训练。这个游戏程序在某种程度上有自己的自主意识,同时也被愤世嫉俗但是好心的格拉夫校长操控。

5.安德的年龄成长
小说中安德6岁进入初级学校,经过了重重磨练和各种破格跳级,11岁成为舰队总指挥官;电影中几乎看不出年龄变化。这个可以理解,这部电影总不能等着小演员慢慢长大、每长大一点拍一部分吧,必然不会像《哈利波特》那样,拍到最后,小演员们都长大了。不过电影里安德有点过于高大了,肯定不是6岁的形象。

因为安德的快速学习速度,校方将他提前提升为新组建的飞龙战队的指挥官(在平行作品《安德的影子》中,战队成员是安德的游戏系列的另一个主要角色比恩选择的)。飞龙战队本来是由一群新手所组成,但在安德的带领,五名分队长(韩楚、疯子汤姆、弗拉德、莫洛、达坡)的辅佐,和队中奇异天才比恩的协助下,飞龙战队迅速成为百战无一败的超级战队,让所有学生刮目相看,但同时也招来了怨恨和妒嫉。

6.被孤立与小伙伴们
安德被格兰夫刻意的孤立,小说中给安德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出色的身体素质、模拟战表现、独到的观察力、策略性的战术,这种种优点反而成了安德遭受嫉妒的原因,使得他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才成为具有领导力的指挥官:用拳头教训惹事者、用更优秀的表现征服别人、用刻意和非刻意的交心来寻求盟友,甚至用格拉夫用过的手段来孤立“小豆子”比恩以激发他的潜力。
然而电影中安德就顺利多了,相对地铺垫也少了。当然,最后安德身边的都是对他心服口服有名有姓的小伙伴们,这里细数一下:

安德在學時的第一个队长,波让·马利德因为嫉妒安德的能力,而试图谋杀安德(在平行作品《安德的影子》中,可以看到一些其他角色在此事件中的作用),不過最後卻演變成安德为了自卫,杀死了马利德。安德因此经历了一次心理崩溃,但是在他的姐姐瓦伦蒂·维京的帮助下走出了阴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