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只是玩玩

毫无疑问,所有事情都是善恶交织的。
我感谢这个导演给故事的结局,给人类了一点反思,没有在最后就让他们欢呼至死。但是我在他们欢呼的时候真的内心很难过。就好像我第一次在安德的心理游戏里面看到虫族的王后时候一样,我觉得她长得好漂亮。

早期的影片,如独立日,大多都在讲人类的不可侵犯,最终的结局都是将外星人全部消灭,赶出地球。
而在《安德的游戏》中,对于人与虫子的思考,突破了唯我独尊的界限,开始从种族平等的角度来考虑,开始从和平的角度来考虑。
上校在影片里说过一句话:他(安德)理解虫族,他懂得虫子在想什么。
这也是我们人类应该做的,即不光从人类的角度来审视宇宙。
我们不是宇宙的主人。
发现渺小,才能铸就伟大。
在人类发射的第一艘外太阳系空间探测器——旅行者一号上,我们铭刻了我们人类的语言、位置,以及友好的示意。很多人认为这是危险的行为,但实际上这正是我们人类应当达到的地步。
这样的思想正是我们接下来的文化水平将要更进一步的目标。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我们有了全球意识、环保意识,民族平等意识。正是这些意识让我们能够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能够在我们拥有足够将地球毁灭几千遍的核弹时,按捺住自己的冲动,维持着地球、人类发展至今。而当星际时代来临,这种观念正是人类文明将要迈出的新的一步。

所谓儿童优势论更是的垃圾中的垃圾,一些动漫里就算了,所谓的科幻电影又来这玩意?如果真的儿童总有各种各样的什么能力,真的不知道人类成长有何意义?为什么不干脆停留在儿童阶段???这他妈都反智了吧!!!突然的外星人沟通更是可笑至极,虫族可以跑到主角的游戏里,却不能跑到其他地方?虫族的暗示可以精确到主角身上,却无法与人类政府沟通。好吧!你赢了!非得灭了族再来圣母一波吧!主角帮虫族找殖民地?ok?拜托了!!!人类自己都缺好不好!!!你他妈一个人先别说什么几率问题,真找到了自己种族不给反而给敌对势力,这大概是人奸吧???!!!和发生过惨烈战争却胜利的虫族沟通?满足他们的需求,接受移民?也许大清还没亡?!满足虫族需要,帮虫族发展?先别说什么物种种族星球问题,看看欧洲接受难民的下场就知道了。欧美白左真的是养尊处优,圣母心爆棚的找刺激。

安德的游戏:愚昧的生死战
睡觉的无尾熊
When I understand my enemy enough to defeat him, then I also love him.
当我对敌人了解到足以打败他时,我也同时爱上他。
没有什么比这句安德的自白更适合放在开头了,导演显然也这么认为。安德的游戏是一场战争,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或者说,是外交的失败。影片的核心思路并不是战争,而是对战争的质疑。真的有必要打这场战争吗?没有和谈的可能吗?
是不是很耳熟?回忆一下阿甘正传,那批白宫广场上示威的年轻人高举的标语牌上写着几乎同样的内容:“no
war,peace!”越战被认为美国犯下的严重错误,反战的思潮催生了一大批嬉皮士,他们游戏人间,无乐不作,迷失在大麻带来的眩晕中。原著作者奥森·斯科特·卡德出生于1951年,越战爆发贯穿了他的整个少年时期,至1973年美国低下高昂的头在停战书上签字,奥森刚好22岁,正是人生观、世界观正式形成的年纪。我相信他深受身边反战文化的熏陶,因为十二年后,《安德的游戏》诞生了。
我不知道奥森当年有没有混在人群中扛过标语牌,可他笔下的安德显然继承了反战的思想。当上级军官轻蔑的告诉他虫族没有声带时,他激动地说还有别的交流可能,比如心灵感应!是的,心灵感应,虫族的确通过这种奇异的方式进入安德的潜意识中与他沟通,于是他“爱上他们”。当影片最后,安德与小伙伴们在模拟训练室兴奋地站起身大叫“game
over”时,我感到一丝悲凉,不知道当他知道真相后会如何承受这样的打击。他只不过玩了一场游戏,前线却死掉了上千名人类士兵,而另一个古老的种族就此灭绝。
战地指挥官:牺牲是一门艺术
抛开安德复杂的思想冲突不谈,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战略天才。安德在全片中一共与小伙伴有两次正面冲突,第一次是与新生训练营的小胖子玩对抗游戏,安德剑走偏锋在正面不敌的情况下利用陨石的引力摧毁了对手的舰队赢得胜利,小胖子不干了,带了两个帮手围堵刚被摘下监视器的安德。安德先用言语激小胖子支开两名帮手,随后用化石标本把小胖子瞬间放倒,并对没有放抗能力的小胖子一阵狠踹。第二次冲突发生在指挥官学校的浴室,输不起的邦泽同样带领两名小伙伴来找安德的麻烦,安德几乎是故伎重演:支走帮手——利用工具偷袭——胜利,只不过上一次挨打的小胖子躺进了医院,这一次邦泽直接进了太平间。
“为什么对手毫无反抗能力,你还要继续踢他?”
“因为我不光要赢得这一次战斗,还要赢得接下来每一场。”
这段发生在安德与舰队心理医生之间的对话令人毛骨悚然。别忘了,安德还只是个孩子。打倒对手只能赢一次,连续狠踹直到他再也没有反击的欲望(能力)才能赢得以后所有战斗。
格拉夫上校笑了,他也是这么想的,在人类与虫族的战斗中。虫族50年前曾经侵略过我们,虽然被暂时打退,却依旧是很大的威胁。想要一劳永逸,必须“狠踹一顿”。他看中了与他想法一致的安德,在他的刻意提拔下,安德如同坐火箭一路飙升到高级指挥官学院。
安德不负众望,他出色的指挥才能在模拟战斗中发挥的淋漓尽致。什么叫战略?为了达成某样目的,不在乎做了什么,而在乎为什么这么做。为了胜利,安德经常采用牺牲局部保存重点的方法,比如模拟战斗中让队员团成肉盾保护中间的核心成员,再比如在虫族母星决战时牺牲所有的运输舰与无人机为歼星舰争取到宝贵的数秒钟。一个合格的指挥官要懂得各种战术,一个出色的指挥官则要掌握牺牲的艺术。
人类与虫族:零和游戏
50年前虫族入侵,人类死亡数千万人,星际舰队损失殆尽。
最后关头,传奇指挥官梅泽·瑞汗用战机撞毁了虫族女王所在的母舰,这才艰难取得胜利。
对于人类而言,虫族是一个可怕而陌生的对手。虫族的组织结构类似于蚂蚁,单个士兵没有思考能力,真正统帅一切的是女王,只有杀死女王,才能打败虫族。虫族舰队数量繁多,是人类舰队的无穷多倍,而女王的位置无人知晓,当年的梅泽·瑞汗也是误打误撞在热成像图中猜中了女王母舰所在位置而挽救人类于水火中。
面对强大的对手,人类通常的思路是和谈。可虫族没有声带,也没有其他已知的沟通方式,打起仗来如同神风敢死队般个个悍不畏死,面对这样的对手,能保全自己已经不错了。
可格拉夫上校偏偏想要到虫族的母星上再“踹几脚”。站在人类的立场上,格拉夫上校的行为无可厚非,尽管他简单粗暴的切断了一切与虫族交流的可能。在他眼中,人类与虫族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零和游戏,不存在和谈的可能。
传统的指挥官赢不了战争,只有富于发散性思维的孩子才有渺茫的可能,于是,安德出现了,他被看成第二个梅泽·瑞汗,将率人类的全部战舰给予虫族沉重的打击。安德不仅做到了,还做得更好,他直接灭绝了整个种族。
人类与虫族,当真是零和游戏吗?实际上,虫族一直在尝试与人类交流,可固执封闭的人类不相信与低等种族有交流的可能。安德说也许可以心灵感应,换来的是大家的嘲笑。当人类大军逼近虫族母星时,我们看到的是严阵以待的虫族大军。虫族在占据数量优势的情况下没有首先攻击,“它们在等,它们在等什么?”事后,安德泪流满面的大声质问格拉夫上校,上校沉默了。“你会作为英雄永远被人们记住!”“我会作为种族屠杀的凶手永远被人们记住!”
人类在面对未知时,总会产生恐惧,进而变得极富攻击性。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年的美苏争霸便是如此,连主义之争都能掀起两个阵营的军备竞赛,面对几乎一无所知的外星人,倾家荡产给人家来个种族大屠杀,对于劣迹斑斑的人类来说,实在是一场愚昧的生死战,更是一个正常的选择。
自我流放:太空歌剧的挽歌
安德赢得了最终的胜利,作为侵略者的他,用“小医生”摧毁了整个虫族母星,被授予联合舰队司令的头衔,“他们再也不管我做什么了”。
安德的内心却崩溃了,他经历了一个也许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毕业考。撇下了爱他的姐姐,他携带着虫族最后的女王幼虫,统帅着庞大的星际舰队在星际间流浪,为虫族遗孤寻找合适的家园,以期完成自我救赎。
难以言喻的悲伤,无法承受的罪孽,统统强加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他将在群星间漂流,舰队拖着的尾焰在永恒的黑暗中划出五线谱,仿佛是一首太空歌剧的挽歌。

安德很小,小到让我几乎不大明白为什么国家会放任决策权在这样的小孩子手里,这让我想起来很久以前看过的钱慈欣的小说,国家发现青少年整合数据学习能力是超乎任何年龄的。但不得不说,把所有的事情推到青少年手里,让我觉得羞耻,学习能力很重要,但是承压能力更重要,安德之所以后来会因为打伤学员那样痛苦,也因为他的年纪和他较为空白的人生阅历。白纸很容易热血中二忠诚,就好像日本的武士道一样让人很好用,但这样的时候人并不为人,只是一个棋子,虽然这样子会让人发挥很大的作用,并且在高层的时候往往不能有太多妇人之仁,但是对待所有的人都只是当一个棋子,那么你自己也是一个棋子。这个片子里面,我觉得最愚蠢的人就是那个年纪大皱纹多的教练官,它符合我对米国人的设想,一样的有有眼光,有不错的能力,
没有太多心,没有大局观,终究是一个小人物。安德的优秀他可以发现,证明的是他是个眼光好的伯乐,但是这种伯乐不能够很好的培养良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飞儿不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bug一堆,有些硬伤忽略也没什么。可这真他妈是反智啊!这种圣母的逻辑和发展真的是好想让人问问,白佬们,你们祖辈们无恶不作不择手段抢来的资源,被你们这样挥霍你妈们不羞愧吗?当完了国奸,用所谓的民主和人文,接受难民弄得自己国家国之不国,还想当球奸???看看法国看看欧洲,接受难民之后,强奸杀人犯罪,治安,恐怖主义,绿化,颠覆zf。居然还有人想中国接受难民,真是恐怖。再看看这电影,男主可悲可叹可歌可泣的圣母思想及行为。怕是比起欧洲作死接受难民更恐怖啊!本来一般的电影,再来可笑的圣母,像是一粒老鼠屎,剧毒无比。安德的游戏真的是名副其实,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而已。

相关文章